DOTA2又陷赌博风云: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DOTA2又陷赌博风云: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文 | 娱乐资本论

DOTA2如今快变成了一个究极矛盾体。

一方面,去年DOTA2最高级别赛事TI10( 第十届DOTA2国际邀请赛)的奖金池达到了4000万美金的天文数字,英雄联盟S10的奖金池才不过225万美金,还不及TI10的零头。
DOTA2又陷赌博风云: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TI10奖金池

但另一方面,从去年开始,DOTA2的负面新闻就层出不穷,先是TI冠军战队NewBee打假赛被曝光,曾经的冠军沦落到永久禁赛,接下来知名俱乐部KG解散战队;在今年2月,DOTA2的玩家数量创下13个月以来的历史新低,月均活跃玩家数量只有40万。
DOTA2又陷赌博风云: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来自Steam Charts的实时统计

屋漏偏逢连夜雨,不久前,DOTA2主播Zard1991发微博,要硬刚DOTA2中国运营商完美世界,与“广告哥”对抗,甚至一度冲到了微博热搜第五。

Zard的原话是:

“被折磨一年受不了了,我实名举报完美纵容赌博网站在游戏内宣传。现在主播单排根本没法玩,进去都是菠菜广告ID狙击,断开连接再连进来还是会显示ID,游戏内语音也显示ID。

天梯首页局一大半是赌博网站,会不会有笨的人觉得既然游戏公司不管不封默许其存在那说不定是靠谱的网站,是官方合作有完美背书?”

所谓的“菠菜广告”其实就是赌博广告,如今提起DOTA2,假赛、赌博成为了关键词,乃至主播的正常游戏都被沦为一盘盘赌局。

DOTA2玩家常常调侃的“Dead Game”似乎正在成真。

DOTA2又陷赌博风云: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然而除了游戏里,哪里又都遍布着愿意宣传、为其付出的DOTA2玩家,TI的历届奖金池都是由玩家购买通行证累计而成,节节攀升的奖金池在去年突破了4000万美金,相当于2.3亿人民币。

在整个MOBA游戏的体系下,DOTA2也是处于鄙视链顶端的位置,英雄联盟、王者荣耀都只能算后辈,DOTA2还创造了一批职业选手如YYF、伍声等成为国内顶级的主播。

但是曾经被DOTA2玩家所鄙视的英雄联盟,截至2019年,它的每日在线人数依旧超过800万人,生命力最旺盛的时候全球有2700万人同时在玩。

反观如今负面缠身的DOTA2,明明手握一手好牌却为何沦落至此?

为什么DOTA2的“菠菜”总能出圈?

Zard1991举报的“广告哥”,其实是赌博公司派来的游戏打手,他们本身游戏技巧比较高,会专门狙击主播对排,然后顶着赌博公司网站域名的ID,将这盘游戏变成一次赌博盘口,玩家根据赔率对主播的输赢、击杀等数据下注。

广告哥的核心任务是给赌博网站做宣传,但这样的行为自然让大主播苦不堪言,拿顶级主播yyf为例,他的一盘游戏,经常三个广告哥起步,最多时一盘十个人的游戏,一个yyf,九个yyf.com出现也成为了笑谈。

打开DOTA2天梯榜或首页局上的ID,可以轻易找到一票赌博网站。

DOTA2又陷赌博风云: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赌博网站上面还有详细的赔率
DOTA2又陷赌博风云: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各项赔率数据非常详细

当然可以注意的是,在这些网站上,DOTA2并不是唯一的游戏赌博项目,英雄联盟和CS:GO等竞技项目也赫然在列。

那么为什么一提到电竞博彩,DOTA2是首当其冲的呢?

据玩家凯文回忆,尽管针对DOTA2比赛的赌博一直很猖獗,但“广告哥”这么猖獗,还是爆发于去年,由于疫情原因,去年DOTA2最受瞩目的TI比赛决定延迟举办,并且也没有举办相应的线上赛事,导致赌博公司盯上了大主播,将大主播的正常游戏变为一局局赌盘。

而也正因为去年比赛的缺席,导致战队和俱乐部无比赛可打,没有比赛打就意味着无缘奖金,而国内DOTA2俱乐部的商业化能力相比英雄联盟俱乐部,基本上属于一个天上一个地下的区别,没有比赛,就相当于断了经济来源。

这种商业化能力的弱势与英雄联盟的对比最为明显,在LPL战队中,即使没有拿过冠军的队伍,也会有赞助商抛出橄榄枝,更有如B站、京东等大厂抢着购买,据称微博也正在考虑收购一支LPL战队;而DOTA2曾经拿过TI冠军的队伍NewBee,却为了钱而打假赛,最终落得永久禁赛的下场。

DOTA2又陷赌博风云: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在9届TI中,中国的战队一共拿过3次冠军、6次亚军,然而这些战队却并没能像英雄联盟俱乐部一样名利双收,这其中的锅,DOTA2的海外亲爹Valve(简称V社)、国内干爹完美世界至少要背五成。

DOTA2俱乐部在商业化能力上的缺失,核心是因为V社并没有建立起一套完整的赛事体系和商业化环境,缺少商业化能力,就导致这些战队要么只能依靠富二代,要么就只能与灰色产业合作,这也是DOTA2总难以甩开博彩的原因。

英雄联盟正在成为竞技精神的代名词,而曾经代表了MOBA最高竞技水平的DOTA2却已经和赌博密切联系在了一起,让不少玩家痛骂V社的是,能够靠玩家用爱发电积累起4000万美金奖金池的DOTA2,连冠军战队的生存却都如此艰难。

而更令人唏嘘的是,只要稍微了解DOTA2的历史,就会发现如今英雄联盟走出的路,其实DOTA2在过去也完全有机会,然而直到7年后的2021年,V社才刚刚意识到了这一点。

为什么DOTA的一手好牌被打烂?

DOTA2其实曾经有非常好的机会,它是中国电子竞技表现最好的项目,国内的天梯是全世界最难打的,也让国内的DOTA2战队拿了三次世界冠军,而且在中国玩家基数众多,去年TI奖金池达到1000万美金时,贡献最多的前十名玩家里,八个都是中国人。
DOTA2又陷赌博风云: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中文ID是贡献奖金池的重要力量

而且对于中国人而言,DOTA2还有另一层特殊意义,TI2的冠军是中国队,那时还是MOBA最鼎盛的时代,足以证明当时中国的电子竞技游戏水平。

但是让人大跌眼镜的是,正在所有人以为DOAT2的联赛、职业系统将建立起一个新的秩序时,V社却表示希望DOTA2的社区能够做电竞的管理,自己只负责TI的举办,中间的所有第三方赛事都由社区来自发举办。

这就导致了职业化非常混乱,也缺少正规的比赛。

这个决定看傻了所有人,以至于有人不甘心DOTA2的机会就这样被错过,甚至靠一己之力仿照NBA、英超的形式组建了联盟,这个人就是王思聪,当时他牵头组建了ACE联盟,用联盟的形式来运作DOTA2的比赛,可是比赛需要奖金,还需要养活俱乐部,无论是V社还是完美世界,都不愿意投钱在里面,再加上TI的奖金太高,所有战队都只愿意打TI,最终王思聪也放弃了。

DOTA2又陷赌博风云: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而充满怨念的王校长也在2015年说出了那句名言:“DOTA2这个游戏在中国基本已经死了。”,Dead Game的大名也广为流传。

可就在ACE出现的年底,英雄联盟(以下简称LOL)那边也组建了L.ACE,通过这个联盟,后来发展出了LPL的体系。

DOTA2TI1-TI4期间,中间所有的赛事除了TI,全是第三方赛事;而LOL已经发展出了LPL(中国)、LCK(韩国)、EU.LCS(欧洲赛区)、NA.LCS(北美赛区)等十几个地区的联赛体系,战队需要购买资格才能进入到联赛体系。

而DOTA2的联赛体系呢?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它在2021年才出现,叫做DPC(DOTA2全球职业巡回赛),而联赛体系的雏形,LOL早在2013年就开始做了。

直到TI5,V社才规划了一年四个季度的Major赛事,但是在Major赛事的空闲,依然是非官方的第三方赛事填补时间。

这就导致了直到今年DPC联赛终于出现时,国内S级的DOTA战队只有8个,其中两个战队还要远强于其它战队;而LOL那边,LPL已经有17支战队了。

DOTA2又陷赌博风云: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同时,缺少健全的联赛体系,也让两大MOBA游戏的观众,在比赛口味上出现了非常大的区别,早在2016年,国内LPL联赛已经积累了大量赛事粉丝和战队粉丝,人气并不输于世界级比赛;但是在DOTA2,战队与战队之间的比赛却无人问津,玩家们只喜欢看中外对抗,国别情绪相对更重。

比如,国内LOL粉丝可能希望RNG夺冠、IG夺冠,或是LPL夺冠,就像是英超、中超一样,观众的乐趣就是看这些队伍的对抗,但是DOTA玩家更多希望看到中国队夺冠,对于俱乐部的品牌概念非常淡薄。

战队之间的对抗没人看,就直接导致了一个问题——不会有钱进来,品牌、赞助商甚至是富二代,看中的都是影响力,而国内比赛没人看,就不会有人投钱给俱乐部,俱乐部也没法给选手开工资。

这样的恶性循环下,就导致了一个更现实的问题:一个具有MOBA天赋的新秀选手,他在DOTA2、LOL、王者荣耀中,一定会选择后两者,其中选择LOL的是最多的。

比如,LPL最年长的中单是25岁的Doinb,DOTA2的Maybe已经26岁了,从高三毕业开始进入DOTA2职业体系的Maybe至今仍是活跃一线中单,选手的断层可见有多严重。

在18年,中国队拿了S8冠军,于是更多的LPL粉丝和战队粉丝出现了,各大俱乐部也因此广受赞助商青睐,同时更多的商业化机会也出现了。

与NBA的42支球队的固定席位一样,LPL俱乐部也可以通过出售席位的方式去挣钱,比如B站、京东、E-Star都是前几年买入了战队才得到了联赛资格,一个席位在联赛的加持下价值几亿并不夸张。

在LOL的电竞体系飞速建立的时候,V社的态度依然没有改变,直到TI8的时候,这项奖金高达千万美金的赛事竟然还有海选赛,意味着随便五个人组队就可以参加,相当于随便五个人都可以去踢世界杯一样。

而俱乐部更是无法摆脱只能依靠奖金生存的状态,除了顶级战队,中小俱乐部更是只能依靠假赛、赌盘来生存。
DOTA2又陷赌博风云: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TI9的奖金分配

DOTA2曾经有机会,比LOL有机会走更长的路,但无论是V社、还是国内代理商完美,都没有决心建立起一个完备的赛事体系,而这条路最终却被LOL走通了。

V社难道从来没有意识到过电竞是一块庞大的吸金市场吗?

这个问题用一个场景来回答最合适。

在TI9的时候,V社人员在赛前跟俱乐部开会,被俱乐部老板们抱怨V社对赛事体系的不作为,V社人员向俱乐部反问:“我为什么需要你们这些俱乐部?我只需要选手就可以了。”

这个尴尬的问题最终由Secret战队Puppey解释了一番才被化解。

DOTA2又陷赌博风云: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这是V社十足的游戏公司思路:只要游戏足够好玩,玩家社区们自己也会举行比赛,可以形成交互的社区文化。

但是V社忽略了一个问题:如果赛事赚不到钱,那么无论选手还是比赛最终都会消失,赛事体系的存在正是为了保证选手的生存。

他们同样也没想到的是,为了增加社区活跃,他们还设置了可以自由交易的游戏道具,结果这成了“菠菜”的根源,玩家们从赌道具开始发展到赌钱,如今允许道具交易的DOTA2和CS:GO成为了赌博的重灾区。

玩家们对V社作为游戏公司的爱是真的,但对于它对DOTA2不干人事的恨也是真的,作为玩家和电竞从业者的凯文对V社去年没有举办TI10依旧感到不满:去年疫情爆发,英雄联盟各地区联赛转为线上赛,S10也依然克服万难在线下举办了;但是DOTA2在年初提出了TI10的消息,到10月份却最终宣布取消,令DOTA2玩家不满的是,不仅线下赛不办,连线上赛也没有举办,隔壁的LOL却严格按照隔离要求在全封闭条件下举办了比赛。

DOTA2又陷赌博风云: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通行证卖出新纪录,比赛却没了

要知道,TI10的4000万奖金池都有凯文和他朋友的一份,去年都花了2000多把通行证买到了1000级,但是TI10没举办,V社对这笔奖金的分配方案至今也没有结果。

对于V社不干人事,DOTA2玩家的怨念也不是一天两天了,V社几乎从来不给DOTA2做任何的推广拉新,而LOL的广告,无论是Youtube还是电视广告随处可见,而DOTA2却从没有这样的待遇,在游戏内,拉新的运营活动也几乎没有。

加上DOTA2本身的高门槛,入坑DOTA2的初体验大部分就是反复被老手虐,而且死的不明不白,上手体验非常差。

这就导致DOTA2几乎没有新人入坑,但是老玩家的流失却是措手不及的,一次版本更新就可能导致大量老玩家退坑。

那么V社不愿做拉新,他们认为谁愿意来做这件事呢?V社的答案依旧是社区,但是光看电竞靠社区的用爱发电,就知道结果了。

如今,比DOTA2简单数倍的LOL,依旧保持着数百万的日活,比LOL还要简单的王者荣耀日活已经突破1亿,上至老人,下至小学生都可以其乐融融。

但是半死不活的DOTA2,其实也是一代人的信仰,每年TI越堆越夸张的奖金,中国玩家们真的只是喜欢“给老外扔钱”吗?

当然不是,他们消费的只是自己的信仰,曾经国内的DOTA2也代表着中国的荣耀。

①本站所有CMS源码、杰奇CMS模板、PTCMS源码模板、YGBOOK源码模板、帝国CMS源码模板等仅用于学习和交流,勿用于商业。
②本站资源有安装及使用文档,安装使用请自行探索,如您对购买的程序或是模板无法胜任安装工作,请点击付费安装。
③本站资源来源网络或者用户投稿,切勿私自传播于网络,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且仅供学习交流之用,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④如果资源失效或下载链接错误请联系站长。
蓝大富博客 » DOTA2又陷赌博风云: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