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年首播即爆,男性和女性都各自为了什么追《赘婿》?

开年首播即爆,男性和女性都各自为了什么追《赘婿》?

图片来源@豆瓣

文丨一点剧读,作者丨糖炒山楂

夹杂在网友“我的快乐没有了”、“最大的意难平应该是爱奇艺热度10745吧,还差9就成历史第一了”的感慨中,昨晚,郭麒麟、宋轶领衔主演的古装轻喜剧《赘婿》迎来会员收官,风靡一个月的“赘婿热”宣告终结。虽然难免高开低走的质疑,但无可否认,《赘婿》仍是2021开年市场上首部剧集爆款。

开年首播即爆,男性和女性都各自为了什么追《赘婿》?

爱奇艺站内热度破万、连续多日登顶猫眼剧集热度榜首位、斩获多个微博热门话题,甚至是剧外的“拼刀刀”“苏宁毅购”商标被抢注,都见证了《赘婿》的火爆程度。不过豆瓣评分最终落在6.7分、15万人参与的成绩,开启临安篇以及在3月3日超前点播直通大结局后的口碑下降,也印证了该剧的确存在一些争议。

事实上,《赘婿》确实是值得探究的:从开播前的原作者言论暴雷殃及剧集,到开播后郭麒麟观众缘加持、剧版努力讨好女性观众的改编,再到爱奇艺会员涨价后推出的首部爆款剧集,甚至是腾讯制造、爱奇艺播出的新型模式等,都曾在舆论端引发讨论。

开年首播即爆,男性和女性都各自为了什么追《赘婿》?

《赘婿》原作者言论到底带来了哪些影响?男频剧需不需要女性观众,你身边究竟是哪些人在看《赘婿》,他们的关注点又是什么?市场所热议的“郭麒麟定制剧”背后,演员对剧集到底意味着什么呢?值此收官之际,我们进行了调查采访,聆听这场“赘婿热”背后最真实的观众的声音。

抖音引流、郭麒麟、“庆余年”,《赘婿》第一波观众来自哪儿?

在这个娱乐内容充斥观众眼球的当下,《赘婿》很幸运得拿下了第一波关注。如果刨除原著粉的自带关注,郭麒麟显然是它走对的第一步棋,再加上抖音等大数据助力,某种程度来讲,这也形成了它最初的良性的观众基础。

“我看这部剧,就是奔着郭麒麟来的”,来自北京的IT工程师耳洞(男,25岁)很直接的表达了自己追剧的原因。作为德云男孩,他的抖音基本上都是德云社的演出片段,郭麒麟在综艺里高智商高情商的片段也是他特别喜欢的内容,应该是大数据推送的原因,《赘婿》剧组刚放出结婚剧照的时候,他就看到并有了兴趣。

在西安打工的技术人员弓长张(男,30岁)是在头条小视频上注意到该剧的。一个是吉吉国王的片段,一个是郭麒麟的片段。对他来讲,《赘婿》就是“大型德云社相声连续剧专场”,不用带脑子下班后看个乐呵就够了,甚至于他专门去找过郭麒麟的演出片段集锦。

开年首播即爆,男性和女性都各自为了什么追《赘婿》?

“我没了解过原著,最开始看名字以为是八十年代的宅斗苦情戏,不过看了演员表就有点兴趣了,郭麒麟很有观众缘的”,80后的美丽本身是影视行业从业者,对影视内容的关注更加侧重演员阵容。当然像来自山西的平面设计师小宇(男,32岁),则是在朋友推荐后才决定去看剧的。

作为男频剧中的口碑爆款,《庆余年》原班人马的加持也是显著的。耳洞是《庆余年》IP的忠实粉丝,无论是电视剧还是原著小说,他都看了多遍,剧版也是他首次在视频网站尝试超前点播付费观看。不过在他看来,《赘婿》中田雨、高曙光等人戏份都太少,其他人也并没有太惊艳。

小宇和美丽同样是《庆余年》的粉丝,不过他们透露的追剧感受却是完全不同的。前者偶尔会感觉跳戏,“都是穿越剧的缘故吧”,后者则完全表示《赘婿》不烧脑更多是用来打发时间缓解压力的,“不走心,也不会出戏吧”。不过很显然,《庆余年》原班人马还是助力该剧完成了首轮观众的吸纳。

开年首播即爆,男性和女性都各自为了什么追《赘婿》?

另一方面,困扰IP改编剧已久的原著粉意见、以及原作者言论不当事件,看起来更加聚焦于圈层中。和上面几位全然不知原作者言论不同,经常在网上冲浪的沐沐(女,29岁)是了解过事情始末的,不过她还是在开播第一时间续费了爱奇艺会员,在她看来网络上的抵制声音是少数人的、极端的连坐言论,电视剧是另一群人的心血,不应该被辜负,当然这其中同样有喜爱郭麒麟的缘故。

相比男频爽文面对的大多数男性受众,电视剧显然是一部老少皆宜的艺术品类,同理相比执着于原作者言论、原著粉身份,演员阵容、故事本身对于更广泛圈层的受众更具有直接吸引力。除此之外,事实也证明,抖音等短视频平台,正在超越传统媒介成为影视剧影响力释放的主阵地。

《赘婿》与郭麒麟的互相成就和负担

“更新后有时间就去看看,但不会刻意去追剧,更不会超前点播付费,比起《庆余年》还是差了一些”,美丽直言;为《赘婿》充了爱奇艺会员的耳洞和沐沐亦是如此,前者曾在《庆余年》时有过超前付费;小宇则偷偷通过盗版资源看完了该剧,甚至全程未付费;弓长张刚刚看到16集,鉴于后半段口碑不佳基本在弃剧边缘。

这些声音和市场上《赘婿》的口碑走向基本一致,也再次说明了观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他们会打破偏见为好内容买单,也会在质量下降时保持冷静,甚至是转身离开。某种程度来讲,《赘婿》的市场走向和IP改编、郭麒麟演技评价,是紧密绑定、成正关联的。

开年首播即爆,男性和女性都各自为了什么追《赘婿》?

“前半部分还是挺像郭麒麟定制剧的,个人喜剧特色特别浓郁,现挂感觉挺多的”、“大型德云社相声连续剧专场”……作为德云男孩的耳洞和弓长张保持了看法上的一致。而两人之前也多多少少看过一些赘婿文,相比网文中的开挂人生、偏向于“阴冷”的性格设定,他们对于郭麒麟版的宁毅还是表达了一定的好感度。

褪去德云男孩的滤镜,美丽和小宇看重的是郭麒麟与角色的互相成就。在美丽看来,前半部分郭麒麟的表演还算可圈可点,很符合人物个性,而且对前面经商部分的把控还是挺有一人掌控全局的爽感的;小宇更多好似对其中展露的喜剧演员的那种“古灵精怪”感表示满意,认为他的眼神很有戏。

开年首播即爆,男性和女性都各自为了什么追《赘婿》?

这个时候必须要谈及的一个话题,便是对原著的还原。来自原著粉和剧粉的争议在喜剧化、情感线等的处理上可谓达到了极致:前者认为郭麒麟并不符合原著中宁毅智者的形象,后者则庆幸没有看过原著。刨除极端化的声音,普通观众是如何看待的呢?

耳洞并不是典型的原著粉,他是在知道影视化的消息之后才去看的原著,他给出的评价是“框架还在,但内容改编力度很大”。具体来讲就是,他对前半部分的喜剧化是表示认可的,认为剧中拼刀刀、苏宁毅购、“弹幕”等现代梗很好玩,问题就出在了后半部分的处理上,他认为郭麒麟的表演力不太够。——家国天下,反而是他对于原著中比较期待的部分,但目前来看只能是一个遗憾了。

“郭麒麟的表演有点弱,就是表情看着挺狠的,但是感觉不太够”,耳洞直言。这一点与小宇的评价基本一致,在他看来后半部分的人物形象缺乏亮点,角色感染力有限,甚至于偶尔还透露出一点响声味儿。“后半部分家国天下的人物塑造还是要下功夫“。

开年首播即爆,男性和女性都各自为了什么追《赘婿》?

来自女性的声音则更加多元。美丽用了“虎头蛇尾”、“水,烂”这样严厉的词汇来形容《赘婿》的后半段:“本以为会像前半部分一样用聪明智慧在朝堂上混的风生水起,用四两拨千斤的办法出喜剧效果,结果剧情设计非常不合理,故事线太分散,剧情东拼西走,很拖沓,也让人很难入戏”。

相比之下,沐沐关注的焦点始终是在宁毅和苏檀儿的情感推进上。宁毅和苏檀儿先婚后爱的甜宠戏码,是她在工作之余缓解压力的最爱,不过后半段这部分显然有所削弱,虽然也有现代婚礼的高潮,不过女主还是有沦为工具人的嫌疑。现在她对《赘婿》的关注基本上是断断续续,偶尔想起来了回去看一下。

男性更关注剧情,女性更关注情感和人物塑造”,小宇表示。不过《赘婿》的真香定律和高开低走,本质上都是和内容紧密关联的。相比对原著的还原度,市场更看重的是演员与内容能否互相成就,讲好一个好故事。《赘婿》走出了完美的第一步,但是却在后半段中丢失了自我,也丢失了最初勾住观众的那个钩子。

“不排斥流量,更偏爱喜剧”,男频IP的影视难题不止女性观众

除了上文提及的后半段拉垮,《赘婿》的其他问题也很突出:比如让美丽感到头疼的“生硬广告”、让小宇吐槽的“炒年场面不够宏大”,让耳洞遗憾的“不能看到宁毅的狠戾”等,不过他们仍然表示了对这部剧的喜爱,并在其中看到了不同的东西。

“宁毅拥有一种温文尔雅的智慧,以及突闪一现的暴戾,有血性有担当有智慧,充分展现了其在商业和军事上的才能。而且剧里面的每个人都不是工具人,他们有自己的信念理想,为生存、为理念、为世道坚持抗争。很多人死在抗争的路上,他们既平凡又伟大”。小宇痴迷于其中的人物塑造:严肃又搞笑。

开年首播即爆,男性和女性都各自为了什么追《赘婿》?

不过对于大多数人来讲,这种喜爱更多是根源于其轻松下饭的特质。“和朋友讨论的时候发现看这部剧的人挺多的,不过大家普遍觉得剧情很爽,很搞笑,但也都觉得剧情很扯,人设万能也很扯,就算是穿越的,也不能做面膜、搞发明啥都会”,美丽坦言。

事实上在采访中,弓长张提到最多的也是“不带脑子的看多好,不用搞那么严肃”,和工作中吐槽老板一样,追剧其实也是排解压力而已;耳洞也透露了近年来尤其喜欢这种带有搞笑元素的电视剧,他喜欢《庆余年》便是对其中的权谋感和喜剧感很满意——很显然当下的影视剧创作也找到了这一共性。

一个很显著的问题是,无论是男性观众还是女性观众,无论是人物塑造还是喜剧爽感,很显然一部剧最终留给观众的印象其实还会丰满的人物、具有普世性的共鸣和思考。那么回到《赘婿》最初留给市场的问题“男频剧需要讨好女性观众吗”上,答案又将如何呢?

开年首播即爆,男性和女性都各自为了什么追《赘婿》?

耳洞虽然不算是《赘婿》的原著粉,但他其实是忠实的男频小说用户,《斗罗大陆》《斗破苍穹》等经典男频小说他都不止一遍的读过。最近因为剧集开播,他又在重温《斗罗大陆》的小说和动漫,在他看来这几年男频IP改编剧比较好的便是《庆余年》《鬼吹灯》《将夜1》,还有之前的《琅琊榜》。

“我不排斥流量明星,主要还是内容改编的问题”,而他之所以能够接受《赘婿》,主要还是在于其在内容改编和表演上的自圆其说。同时在他看来,不用严格去界定所谓的男频剧和女频剧,主要就是内容要好看,不过他还是觉得“《赘婿》前期有点朝着《传闻中的陈芊芊》那个方向去了”。

他还透露在办公室中,好几个刚刚追完《斗罗大陆》的女同事正在看《赘婿》,而她们的讨论热情也比男同事更高一些,不过当她们了解到原著中有七个老婆时还是有一部分人表示无法直视弃剧了;美丽的老公追看该剧最初也只是为了陪她,后面则是因为剧情和演员都还基本在线。——所谓男频剧的受众,其实并不是真的只有男性,女性也是其中扮演重要角色。

开年首播即爆,男性和女性都各自为了什么追《赘婿》?

和耳洞、弓长张等男频小说忠实用户,对赘婿文甚至是男频剧有一套自己的筛选方式不同,日常“努力上王者中”的小宇即使追剧更多看的是悬疑烧脑剧、科幻剧、宫斗剧,他几乎从来不看男频IP改编剧,用他的话来讲便是“听取骂声一片”,《庆余年》《赘婿》应该是他关注的少有的男频剧。

美丽和沐沐作为女性观众,同样不属于男频剧的目标受众:美丽偏好剧情不弱智不玛丽苏的都市职场剧、历史剧,或者是甜宠加倍的爱情剧,最讨厌打折剧情幌子的玛丽苏恋爱;沐沐最近特别喜欢甜度超标的甜宠剧……不过最终她们还是入了《赘婿》的坑。

开年首播即爆,男性和女性都各自为了什么追《赘婿》?

很显然,影视化的《赘婿》实际上是通过“男频IP+郭麒麟+喜剧+甜宠+家国天下”的复合性完成了一次对男性观众和女性观众更广泛层次上的收割,在它身上男性和女性在追剧时关注点的不同也再次显现,这都是其能够成为今年首部爆款剧集的重要支撑。

如果说以女性市场偏爱的流量明星去打破男频剧的圈层性,尚且停留在颜值经济上,《赘婿》《庆余年》所代表的在内容改编上下功夫,寻找与两性观众而不仅仅是男性观众更具有共鸣和普适性的话题和情感,捕捉不同观众所需要的东西,更具有可行性。当然不可否认《赘婿》在女性情感的处理上,仍然难免有一种拧巴感、甚至是一面讨好一面沦为工具人的矛盾感。

“上班已经那么累了,看个电视剧为什么还要想那么多”,在这个动辄被女权、男权等极端化舆论裹挟的市场上,小宇的话或许才是最普通观众的心声。而创作或许唯有跳出种种框架和窠臼,才能回归本心。 

①本站所有CMS源码、杰奇CMS模板、PTCMS源码模板、YGBOOK源码模板、帝国CMS源码模板等仅用于学习和交流,勿用于商业。
②本站资源有安装及使用文档,安装使用请自行探索,如您对购买的程序或是模板无法胜任安装工作,请点击付费安装。
③本站资源来源网络或者用户投稿,切勿私自传播于网络,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且仅供学习交流之用,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④如果资源失效或下载链接错误请联系站长。
蓝大富博客 » 开年首播即爆,男性和女性都各自为了什么追《赘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