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特佳蔡达建“出轨门”续:被一手创立公司开除

高特佳蔡达建“出轨门”续:被一手创立公司开除

文 | 雷达财经,作者 | 张凯旌,编辑 | 深海

曾被举报出轨秘书及多名女下属的知名投资人、投资机构高特佳创始人蔡达建,再度迎来新“危机”。

2021年3月7日,雷达财经经核实后确认,高特佳已将创始人蔡达建除名。此外,公司内部发布的原“集团老板娘”金慧丽最新《声明》及高特佳《处分决定》中,还公开了“桃色风波”后的公司内斗详情。据媒体报道,目前蔡达建与金慧丽已结束婚姻关系。

2020年9月,蔡达建被前妻金慧丽一封《公开信》置于聚光灯下。后者在信中一口气指出了蔡达建的7项不轨行为,包括出轨秘书张晓楠及多名女下属,以及因此造成重大经营失控等,上市公司博雅生物牵涉其中。舆论发酵后,高特佳很快针对此事展开内部调查。

近日,有报道称,调查已有初步结果,蔡达建曾与张晓楠动用超5亿元私建老鼠仓,并通过违规交易博雅生物股票牟利,且上述行为从未通过上市公司进行公告。

3月4日晚博雅生物公告显示,目前高特佳集团欠款累计高达59.24亿元。

高特佳蔡达建“出轨门”续:被一手创立公司开除

蔡达建被老婆开除,公司内部人员:属实

3月7日,两份高特佳内部《处分决定》和署名为金慧丽的《我的声明》在网络热传。

决定中提及,“鉴于蔡达建涉嫌职务侵占、挪用公司巨额资金等等,其种种劣行给公司带来极其严重的负面影响和巨大损失。经研究决定:对蔡达建给予开除处分。从即日起,蔡达建无权以高特佳集团及下属子公司、关联公司名义对外开展活动,今后其在外一切言行均不代表高特佳。”

与蔡达建一同被公司除名的,还有前高特佳执行合伙人孙佳林。不过,两份除名文件均未加盖公司公章。

高特佳蔡达建“出轨门”续:被一手创立公司开除

对此,高特佳相关人员向雷达财经表示,3月7日下午,其在公司OA及内部群中确实收到了蔡达建、孙佳林及一名行政助理的处分决定。

“去年开始,高特佳集团与高特佳弘瑞已经逐渐分开运营,目前对集团的相关调查不是很清楚。我和集团同事确认的结果是说,因为这个公告是在内部发布的,所以是不用加盖公章的,就这点他们也有咨询过律师。”

就此前“桃色风波”的调查结果,该人员表示,事件整体仍在调查进展当中,目前不方便回应采访。

值得一提的是,《声明》中还将近期公司管理层的内斗进行了公开化。“个别股东为获取个人利益,在蔡达建的唆使蛊惑下,打着“救助高特佳”的名义,以“野蛮人”的姿态非法闯入公司,在没有合法授权的情况下妄图将金惠丽、朱士尧及黄青三位董事扫地出门,以控制公司管理,甚至计划以非法方式接管公司。”

据时代财经报道,有内部人员透露,上述“个别股东”系高特佳第二大股东——苏州德莱电器有限公司。该人员称,上周三德莱电器在高特佳内部召开了股东会,对集团公司的管理层进行了重新任命,将德莱电器的董事长卞庄任命为高特佳新任的董事长,孙佳林任总经理,蔡达建也参与了股东会事件。但该股东会并没有遵循合法程序,金惠丽对该股东会产生的相关决议也并不认可。

天眼查显示,此前蔡达建通过深圳市阳光佳润投资公司、深圳市速速达投资有限公司、深圳佳兴和润投资公司三家公司间接持有高特佳集团43.86%股权。但2020年10月-11月,上述三家公司的法人代表、负责人先后从蔡达建变更为金惠丽。此外,2021年2月4日,深圳高特佳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的负责人、董事长亦变为了金慧丽。

目前,金惠丽通过直接或间接持有高特佳集团43.14%的股权,而蔡达建在高特佳集团的持股比例仅为12.8%。

被举报出轨十年,育有私生子

蔡达建被扫地出门前,也曾在投资市场叱咤风云。

金慧丽在去年9月的《公开信》中称,与蔡达建一起走过的婚姻岁月已有33年。据此推断,二人喜结连理的时间或为1987年,彼时蔡达建24岁,还是化工部江苏某设计院的一名体制内人员。

“刚结婚时他的工资仅比我多八元钱,结婚时的家具及基本生活用品都是靠我们俩的微薄工资和我娘家的支持才构建起来的。”

20世纪90年代,蔡达建选择下海进入当时中国最大券商之一的君安证券投行部门。2001年,君安证券发起成立了深圳高特佳创投。“刚到深圳的艰苦真是无法用言语表述,三家人合住一个宿舍,他常年出差,我带着年幼的孩子工作之余还要承担全部家务。”金慧丽在信中提到。

在这片下海创业的热潮中,蔡达建逐渐闯出了自己的一番天地。2003年,高特佳投资迈瑞医疗,后者目前已是市值超4600亿元的中国医疗器械龙头企业;一年后,高特佳投资集团正式成立。2007年,蔡达建首创“主题行业投资”模式,聚焦医疗健康领域,当年即收购了博雅生物85%的股权,成为其大股东。

蔡达建曾在接受界面新闻采访时表示:”专注主题领域这个理念高特佳绝对是国内最早的一家机构,明确提出来并且执行。即使放到现在,全国这样专注的机构也很少,大多数机构还是在摊大饼。”

随着在投资领域的风生水起,高特佳和蔡达建的身家水涨船高。据博雅生物招股书,截至2010年底,高特佳集团总资产为5.78亿元,净资产3.40亿元,当年净利润2658.05万元。

2010年是很特殊的一年,金慧丽称,这一年她放弃了香港设计公司驻深的首席代表身份,选择回家相夫教子,而从公开信内容来看,蔡达建与秘书张晓楠十年的情人关系,也正是从这一年开始。

2012年,博雅生物成功登陆创业板,高特佳集团为其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46.87%。上市后,高特佳以博雅生物为产业平台,开始横向和纵向并购以增厚上市公司业绩,其分别于2013、2015年并购天安药业、新百药业。

“就各PE/VC机构在创业板的盈利而言,高特佳光博雅项目的浮动盈利就能排到前三名。”蔡达建曾在2014年接受经济观察网采访时称。

2016年3月,高特佳宣布启动30亿规模的投资并购基金,面向整个医疗健康行业,这是高特佳成立以来启动的规模最大的基金,公司也以此开始向海外投资并购业务进军。2017年,蔡达建以20亿身家登上胡润百富榜。

一边是资本市场的高光时刻,另一边则是“地下情”的逐渐发酵。据金慧丽所述,2014-2015年张晓楠曾借出国读书之名到美国洛杉矶生育和蔡达建的非婚生女孩,女孩出生后,蔡达建以筹备高特佳在香港上市为由安排张晓楠去香港工作,还在当地为其购置豪宅、租赁高档写字楼。

还被举报私建老鼠仓

据银柿财经报道,蔡达建还被举报私建老鼠仓。

报道称,2017年3月17日、28日,在未经过高特佳集团内部董事会或股东会程序的情况下,高特佳集团通过蔡达建名下的中国银行深圳南头支行账户,向张晓楠分别汇款人民币400万元与1600万元,以张晓楠名义作为劣后资金,与一系列优先资金成立契约型基金,总规模2.69亿元,又与A银行2.6亿资金共同成立了长安信托662号产品,信托资金金额合计5.29亿元。另有《差额付款合同》显示,若A银行在此产品中获取的收益不足5.6%/年,将由蔡达建控股的深圳市速速达投资有限公司进行差额补足。

据长安信托官网,该产品发行规模为6亿元,信托期限24个月,投资收益率为5.6%,投资起点100万元。

报道称,长安信托662号分别于5月9日、15日收购博雅生物4572173股、4256126股,合计占其总股本的3.3018%,均来自深圳市融华投资有限公司(下称“融华投资”)大宗交易减持。

雷达财经翻阅博雅生物2017年半年报发现,彼时长安信托662号产品已是博雅生物第四大股东,其持股比例与数量与上述报道一致。

高特佳蔡达建“出轨门”续:被一手创立公司开除

此外,当年3月8日,融华投资称将在未来的半年内减持占公司总股本3.9736%的股份,据博雅生物半年报,融华投资通过大宗交易方式进行减持的时间和数量分别是4月21日减持1796600股、5月9日减持4572173股、5月15日减持4256126股,后两次与上述报道中长安信托交易股份相同。

据天眼查,融华投资于2021年2月19日发生工商变更,总经理、负责人等职位均由蔡达建变为金慧丽,也即,2017年时公司尚由蔡达建实控。

长安信托662号顺利上位的同时,博雅生物也在谋划着“买血”的生意。

4月7日,博雅生物以自有资金5000万元与高特佳集团及其他方共同投资医药产业并购基金,名为前海优享。前海优享的管理人为高特佳集团,创立之前就已将广东丹霞生物制药有限公司(下称“丹霞生物”)锁定为投资标的。

丹霞生物是一家以血液制品业务为主的公司,2016年资产总额6.85亿元,未经审计的净利润亏损7412.30万元。然而据界面新闻,高特佳用于收购该公司99%股权所花费的资金高达45亿元,其中除自有资金外还动用了大量金融机构的资金。

5月23日,长安信托662号完成增持后一周,博雅生物披露了拟在两年内向丹霞生物采购总量不超过680吨,总金额在4.02亿元以内的原料血浆的消息。

除此之外,2017年4月12日,蔡达建还曾与自然人顾乡签署承诺函,由后者采用大宗交易方式购买博雅生物股票,总金额约1亿元。蔡达建承诺,在顾乡持股满一年的前提下,有权要求自己按顾乡实际购买价格总金额的1.08倍进行回购。
高特佳蔡达建“出轨门”续:被一手创立公司开除

举报人提供的承诺函

博雅生物半年报显示,顾乡彼时是公司第十大流通股股东,持股2694900股,占总股本的0.67%,直至2018年中报时,还持有上市公司0.62%的股份,但此后再未出现在相关公告中。

上述报道并未公布长安信托662号具体文件,但可以肯定的是,博雅生物并未公告过长安信托662号产品及顾乡与蔡达建或控股股东存在关联。

北京威诺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清华大学研究生导师杨兆全向雷达财经表示,构成内幕交易需要符合两个条件,一是内幕信息知情人,二是获取的内幕信息对公司股价有重大影响。若报道所述为真,则蔡达建或涉嫌构成内幕交易行为。至于蔡达建签署的承诺函,并不直接违反信息披露规定。

“输血”未成,高特佳60亿债务压顶

高特佳和蔡达建的如意算盘至今仍未达成,而由丹霞项目所引发的一系列副作用,正在逐渐反噬高特佳的投资收益。

3月3日晚,江西证监局责令博雅生物改正措施的公告显示,2017年4月17日至5月16日期间,博雅生物因向博雅(广东)(原丹霞生物)支付的共计4300万元款项未及时披露构成信披违规。

此外,2017年4月至2020年1月,博雅生物以采购款方式向博雅(广东)累计支付资金8.23亿元,期间博雅生物未披露相关进展或者变化情况及可能产生的影响。且截至检查日,博雅(广东)仍未向博雅生物供应原料血浆,此举构成关联方占用上市公司资金。

这笔采购款已遭质疑良久,无论是丹霞生物的《药品GMP证书》被国药监局收回,还是血浆一直不到位,都不影响博雅生物不断预支采购款。因此,网络不停有声音称,这或是一笔“输血款”。

博雅生物在江西,丹霞生物则地处广东,血浆跨省调拨需要通过省级和国家两级药监部门批准。从2017年至今耗时近四年,博雅生物仍未能拿到批文,公告中,其曾提及受“政策环境”影响。

高特佳蔡达建“出轨门”续:被一手创立公司开除

除了被证监局点名,高特佳集团还面临巨额负债。

2017年收购丹霞生物时,高特佳集团成立的产业基金前海优享动用了高杠杆,以平安证券为例,其实际出资15.75亿元,高特佳集团曾承诺以本金加利息的形式受让平安证券在并购基金中的财产份额,但随着丹霞生物经营受阻,高特佳集团未能及时付款。

3月4日晚,博雅生物在回复深交所的关注函中提到,截至2021年2月25日,高特佳集团的主要负债为中信银行通过华鑫信托、平安证券提供的本金共计23.55亿元借款,除上述主要负债外,高特佳集团计入资产负债表的其他负债本金为5.67亿元,另有本金余额为 22.79亿元的未计入资产负债表的、作为担保人或连带责任人需要承担的债务以及根据其2020年10月出具的《承诺函》所需承担的7.23亿元预付款返还义务。

上述欠款累计高达59.24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身为央企的华润医药在2020年底透露出了试图接盘的意向。据彼时公告,华润医药拟以总价26.35亿元受让高特佳集团持有的博雅生物6933.2万股;同时,拟以总价27.24亿元参与定增,认购8666.5万股股票;此外,高特佳集团将剩余持有的5704.96万股的表决权委托给华润医药行使。

但现在,高特佳集团与华润医药控股的股份转让事项却出现了实质性障碍。

据悉,目前高特佳集团质押博雅生物的股份占其所持博雅生物股份的比例为62.99%,占博雅生物总股本的18.69%;高特佳集团持有博雅生物合计1.04亿股股份还遭到了司法冻结,占其所持博雅生物股份的比例达82.20%,占博雅生物总股本的比例为24.39%。

“鉴于目前高特佳集团持有的部分博雅生物股份处于冻结和质押状态、上市公司向特定对象发行A股股票事宜处于中止审核状态、本次华润医药控股取得博雅生物控制权相关事项尚需取得国务院国资委批准等因素,上市公司控制权变更存在重大不确定性。”博雅生物在回复函中写道。

“蔡达建作为高特佳董事长整天沉迷玩弄哄骗女人,他哪里还有时间精力顾及工作事业,致使高特佳2017年至今经营管理不善,造成重大并购失控(比如丹霞项目等),公司员工该有的福利奖金被取消……”对于上市公司近年来的萎靡不振,金慧丽将主因归到了蔡达建身上。

①本站所有CMS源码、杰奇CMS模板、PTCMS源码模板、YGBOOK源码模板、帝国CMS源码模板等仅用于学习和交流,勿用于商业。
②本站资源有安装及使用文档,安装使用请自行探索,如您对购买的程序或是模板无法胜任安装工作,请点击付费安装。
③本站资源来源网络或者用户投稿,切勿私自传播于网络,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且仅供学习交流之用,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④如果资源失效或下载链接错误请联系站长。
蓝大富博客 » 高特佳蔡达建“出轨门”续:被一手创立公司开除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