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仿明星”产业链发展史:从线下到线上,从明星脸到高仿号

“高仿明星”产业链发展史:从线下到线上,从明星脸到高仿号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网视互娱,作者 | 猫叔

时隔五个月,靳东以网络侵权纠纷为由将抖音平台告上了法庭。

事件的起因是某六旬中年女粉丝因为在抖音上看到了“靳东高仿号”,对方天天跟她打招呼,关怀备至,让她

深信与偶像相恋,以至于变得茶饭不思,还跟丈夫产生了矛盾。事情曝光以后,靳东方面发布了声明以正视听,抖音平台也迅速做出反应,对5000余个涉嫌仿冒明星的黑产账号进行封禁,但双方依然免不了对簿公堂。

事实上,类似的事件早已屡见不鲜。

从最初活跃于线下的山寨明星,到如今防不胜防的明星高仿号,冒充明星行骗群体其实一直存在,而且在跟随着信息传播渠道的升级而进化,并形成了一个隐秘而庞大的黑色产业链,尤其在“眼球经济”的互联网时代,变得更加光怪陆离。

如果说最初的“山寨明星”尚且还能博观众一乐的话,那现在的各种高仿明星号已经成为了过街老鼠。天下苦假明星久矣,然而公安打击、平台监管、明星起诉,假冒明星的行为却依然屡禁不止。

“高仿明星”1.0时代:线下明星脸

曾经有一段时间,“明星模仿秀”节目风靡一时。《超级明星脸》《中国达人秀》《百变大咖秀》等节目的火爆,让一大批“山寨明星”走进了大众视野。

有电视节目的推波助澜,“山寨明星”开始出现商业化和规模化,山寨林俊杰、山寨陈小春、山寨汪涵、山寨赵丽颖各种山寨明星层出不穷,接商演、拍广告、做代言,赚得盆满钵满。

其实也能够理解,对于山寨明星来说,靠长得像就可以享受明星待遇,日进斗金,何乐而不为;对于商家而言,山寨明星物美价廉、好用不贵,花小钱却能办大事,性价比超高;对于大众来说,在那个娱乐相对贫乏的年代,明星显得高高在上、遥不可及,那些跟明星相似度极高的山寨明星也算得上是一种奇观。

在尝到甜头之后,开始有机构专门打造山寨明星,从整容到包装到商业化,提供一条龙服务。甚至成立了一个组织叫“明星帮”,里面没有一个明星全部都是山寨者,帮主是“葛优”,主管是“汪涵”,总管是“李宗盛”,常年承接各类商业演出、演唱会、品牌代言、电视栏目演出等,并为旗下山寨艺人提供服务。

然而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山寨明星走红后的一系列操作,却让人大开眼界。

大部分模仿者都本本分分、踏踏实实,但也有不少山寨明星开始越界,把“模仿”发展成了“假冒”。很多山寨者在宣传时,都会明目张胆打着明星的旗号,然后在明星名字后面小小地标注三个字“模仿秀”,或是故意起跟明星相似的艺名,以求以假乱真,误导大众。

更有甚者,譬如林俊杰模仿者范一贤,就曾直接打着林俊杰的旗号做商演,甚至宣传海报都直接放上林俊杰的照片,打上“林俊杰演唱会”的字样,简直是赤裸裸的欺骗,被林俊杰经纪公开斥责。

著名歌手汪峰也曾状告过自己的模仿者丁勇,原因是对方使用自己照片和姓名进行了盈利性宣传。最终法院判决丁勇立即停止侵权行为,并支付赔偿金50万元。

腾格尔也曾遭遇“被代言”,甚至有腾格尔的山寨者冒充腾格尔与合作方签下了20万的合同,最终被警方抓获。

模仿秀最火的那几年,山寨明星借着明星本尊的影响力,跑商演、接代言,甚至开演唱会,报酬丝毫不逊于二三线小明星。

随着电视媒体的没落,山寨明星侵权事件的不断发生,模仿秀节目逐渐销声匿迹,商业市场对山寨明星的认可度也开始降低。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到来,这些明星的模仿者也开始从线上向线上转移。

“高仿明星”2.0时代:线上高仿号

如今,越来越多山寨明星与时俱进,开始通过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等社交媒体来扩大自己的影响力。因为头顶明星光环,这些山寨明星比普通人更易迅速走红。

比如,周杰伦模仿者“雍杰伦”,在短视频平台上拥有188万粉丝,而且跟山寨谢霆锋、山寨陈小春、山寨张学友等人互动频繁,吸引了众多网友点赞。

“高仿明星”产业链发展史:从线下到线上,从明星脸到高仿号

不仅“周杰伦”,从王俊凯、蔡徐坤等新生代流量,到赵丽颖、迪丽热巴等热门小花,再到刘德华、周华健等更老一辈巨星,你都可以在短视频平台找到山寨版。

以前线下山寨明星的生意,在互联网时代,被搬到了线上。这些“假明星”网络平台上推广、导流、牟利,利用明星知名度和影响力进行广告宣传、销售商品。以前是跑商演、做代言,现在搞直播,接受打赏,顺便带带货,同样围观者众。

除了这些“山寨明星”之外,互联网上的“明星高仿号”门槛变得极低。

如果说以前山寨明星还需要整容,还需要有一张跟明星相似的脸庞,那么在虚拟的网络上,只需要通过剪辑、抠图、变声等手段就可以伪装成明星,轻轻松松完成诈骗。

此次的“假靳东”事件便是如此。事实上,“假靳东”抖音账号里充满了劣质的合成视频,只是用靳东的动态素材加上配音,对着屏幕前的观众一声声地叫“姐姐”,只要有点网络经验的人都会一眼识破,但却偏偏吸引了一大批粉丝纷纷打赏。

“高仿明星”产业链发展史:从线下到线上,从明星脸到高仿号

在网络上,高仿明星号也已经形成了一条造号养号卖号的灰色产业链。不仅仅存在于抖音,而是遍布网络,并随着信息传播渠道的迭代而升级。

短信时代,假冒明星的诈骗短信就随处可见。直到2016年,还有人收到诈骗短信“我是霍建华,我正在深山里拍戏,有一段武打戏我被打飞了……”。看着很可笑,但这就是事实。而且这样的明星短信,应该很多人都不陌生。

QQ时代,明星QQ号到处在网络上流传,2013年就有媒体曝出,一位27岁男子将自己的QQ网名改为“古力娜扎”,冒充古力娜扎网络聊天骗钱,最终被警方抓获。

微博时代,“明星高仿号”同样盛行。2010年,有网友以“周星驰Stephen”之名开通了微博账号,并发表了12篇微博,骗到了众多粉丝,其中不乏冯德伦、冯曦妤以及星女郎李卉等娱乐圈明星。直到现在,微博上随便输入明星名字一搜,就会出现一大堆高仿号,这些高仿号甚至连明星的朋友和粉丝都傻傻分不清,一不小心就可以能粉了一个假的朋友或假的爱豆。

如今短视频时代,高仿明星号依然猖狂。不仅有“靳东”表白,还有“马云”爱上你,“赵丽颖”陪你聊天等等高仿账号,其中不乏诈骗账号。虽然抖音等平台已经进行了严格监管,但依然难免漏网之鱼。

纵观这些年,从线下到线上,从山寨明星的上蹿下跳,再到如今泛滥成灾的假冒账号,可谓花样层出。甚至有机构将高仿号做成了产业链,先批量注册账号,再通过假冒明星吸引眼球、赚取流量、网罗粉丝,后索要礼物、推销产品,有的甚至已经涉嫌诈骗。这些年手法如出一辙,只是阵地进行了转移。

事实上,不仅是假明星号,一些高仿号甚至冒充政府部门、商业机构、专家名人,在网络平台上收割流量、变现套现,虽然官方一再打击,但一直难以杜绝。

“高仿明星”产业链的监管痛点在哪里?

“假靳东事件”之后,平台的内容监控再次引发关注。平台监管或许确实存在一定的问题,但客观地讲,平台其实也很难。

要想治理高仿明星号,首先得识别哪类型账号属于高仿号。然而,最大的问题正在于此。

早期用户追星,是给明星建立个人网站,后来发展成为明星建立论坛、贴吧、粉丝群,并把明星的照片、资讯收集发布向大众展示。在短视频平台里,同样有很多网友和粉丝会自发为喜爱的明星建立账号,并大量发布关于明星的照片和视频片段,供自己收藏欣赏,或与明星的其他粉丝分享讨论。

有些铁粉甚至会用明星的照片作为账号头像,也会在昵称、个人介绍里面标注明星的个人信息和最近行程。

而不少高仿账号正是看中了这一点,采取类似的方式打造账号,吸引粉丝。所以这类高仿账号和明星粉丝建立的账号就非常相似。在没有发生诈骗之前,平台很难分辨出哪些是冒充,哪些是粉丝。除非“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把明星内容一刀切,但这样又可能监管过当,难免发生误伤。

2020年11月6日,微博有一位疑似董卿粉丝的网友吐槽称自己的抖音账号被永久封号,经过核查,该粉丝账号的投稿都是使用董卿出镜的素材,并进行二次配音的视频,且使用了董卿的头像,很难与仿冒董卿的账号进行明确区分。

明星具有着天然的流量属性,骗子也正是看中了这一点。据2020年8月数据,抖音日活用户超过6亿,有超过 481 万的娱乐内容创作者。2020年娱乐相关内容在抖音登陆了 18587 次热点榜,是名副其实的热度制造机。其中明星内容占比最高,占 67.32% 。

每天都会产生海量与明星相关的视频内容,这些内容来源纷繁复杂,素材使用重复性大。很多素材也被黑产账号重复使用,无疑给平台清理监管增加了很大的难度。

“内容至上,安全第一”早已成为了互联网内容平台的普遍共识。“假靳东”事件发生后,抖音发布了《抖音打击仿冒名人黑产的处罚公告》。从公告内容以及抖音的审核策略来看,从机器检测到人工审核再到网友举报,可谓三管齐下。

此前,公安机关也已经发出了“骗子冒充明星诈骗”的骗局警示,以提醒大众。

在网络时代,“高仿明星”产业链就如同电信诈骗一样无孔不入,平台已经在完善监管措施,公安机关已经在严厉打击,立法部门也在不断完善,而作为网络上的每一个个体,也都需要理性追星,提高警惕,只有这样才能让高仿号诈骗彻底失去生存之地。

①本站所有CMS源码、杰奇CMS模板、PTCMS源码模板、YGBOOK源码模板、帝国CMS源码模板等仅用于学习和交流,勿用于商业。
②本站资源有安装及使用文档,安装使用请自行探索,如您对购买的程序或是模板无法胜任安装工作,请点击付费安装。
③本站资源来源网络或者用户投稿,切勿私自传播于网络,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且仅供学习交流之用,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④如果资源失效或下载链接错误请联系站长。
蓝大富博客 » “高仿明星”产业链发展史:从线下到线上,从明星脸到高仿号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