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壳第一股”长城影视败走A股,影视股们的“退市危局”

​“借壳第一股”长城影视败走A股,影视股们的“退市危局”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娱乐独角兽,作者 | 何西窗

在2019年“影视传媒第一股”印记传媒退市、2020年“创业板一哥”乐视网退市之后,2021年A股市场迎来又一退市公司,长城影视。舆论市场照例为这家公司赋予了一个唏嘘无限的tilte:“影视借壳第一股”终止上市,160亿市值终成云烟。

近日,长城影视发布公告,宣布收到深圳证券交易所《关于长城影视股份有限公司股票终止上市的决定》,公司股票将于3月22日起进入退市整理期交易。在这之前,长城影视股票已经连续二十个交易日的每日收盘价均低于1元,触发1元面值退市的股权交易规则,被深交所决定终止上市。1月28日,长城影视股价最终定格在0.46元,公司进入退市整理期,退市已成定局。

​“借壳第一股”长城影视败走A股,影视股们的“退市危局”

而长城影视的退市,预示着资本市场上“长城系”的崩塌。2014年长城影视成功借壳A股上市之后,长城集团迅速并购重组搭建起了长城动漫、天目药业,港股市场上则安置了公司长城一带一路。这些公司在股票市场被称为“长城系”公司,而其中A股市场上的三家公司,皆因连年亏损而“披星戴帽”(ST退市风险)。长城影视已经进入了“最终章”,而长城动漫、天目药业也都站在了悬崖边上。

显然,“长城系”的倒塌固然有其自身的原因,但是放在近两年影视股寒冬的大环境下,这仿佛也是个体在大时代车轮下的悲剧故事。影视市场上不止是长城影视,万达、华谊、北京文化等巨头电影公司都一度陷入ST危机中,产业仍未从黑天鹅中完全复苏,影视股们的退市危机仿佛依旧是一个无法彻底摆脱的噩梦。

长城系的一败涂地,从“买买买”到“亏亏亏”

长城影视从“影视借壳第一股”到如今的终止上市,跨越了7年,这其中它的市值巅峰时期超过了165亿元、整个长城系市值超过300亿元,而现在它只剩下2.4亿的市值和一个黑色的停牌标记。

如果探究长城影视为什么会从165亿元的传媒大牛走到今日这番田地,会发现这是长城集团本身资本扩张节奏与影视行业外部环境共同造成的结果,而核心原因则是长城系不稳定的资本之路。

​“借壳第一股”长城影视败走A股,影视股们的“退市危局”

2014年长城影视以23亿元估值完成借壳江苏宏宝五金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苏宏宝”),登陆A股市场,成为影视公司A股借壳第一股,并且是首家在主板上市的影视公司,一时间风光无限,股价连续拉出12个涨停,上市后两个月的时间股价暴涨4倍。这是长城影视的高光时刻,也是整个长城系的开端。

也是从这时起,长城影视就呈现出了一种生猛的资本扩张姿态。2014年长城影视刚刚借壳上市,而上市成功后第一步,长城影视以东阳长城的名义(借壳前公司名称)以现金连续收购了上海胜盟(1.4亿元)、浙浙光线(80%股权、1.84亿元)两家广告公司,随后长城影视总共20亿以现金收购了诸暨影视城和6家广告公司的股权。

而这一年以长城影视为首的长城系已经完成基本搭建,长城集团以3亿拿下主营焦炭业务的四川圣达全部股份,随后更名为“长城动漫”,而长城动漫刚刚出师,又迅速拟以10.16亿元购买杭州长城、滁州创意园、宣诚科技等7家公司相应股权。2015年,长城集团又以5亿元控股天目药业,而天目药业同样迅速开启收购重组之路。

数据显示,2014年-2017年底,长城影视共斥资28.79亿元收购了18家公司,其中包括6家广告公司、9家旅行社和3家实景娱乐公司。这时无论是长城影视实际控制人赵锐勇从作家编剧一路成长为影视巨擘的传奇故事,还是长城影视疯狂的买买买举措,都让资本市场有了许多话题。

但是长城系这种购物狂一样买买买的资本操作并非没有成本。长城系对外的大肆收购,资金来源大部分是自筹资金,定增融资或者通过大规模股权质押融资。一边收购,然后利用收购公司进行质押融资。媒体报道,2014年长城影视完成上市以后,长城集团先后4次进行股权质押,合计9930万股,按照当时的收盘价估算,质押市值接近20亿元。长城集团成功控股天目药业之后,也将其2000万股进行质押融资。

长城系这种一边疯狂收购一边质押股权换取资金的方式,被舆论市场质疑为空手套白狼,它不像一家内容公司,而是一个资本腾挪机器。事实上也是如此,上市前长城影视还有《隋唐英雄》《武则天秘史》等作品,但是上市后,长城影视几乎没有拿出几部有声量的作品。公司虽然是影视股,但是营收业务已经与影视无关。长城影视2017年半年报数据显示,公司广告营收比例已经高达95.1%,影视业务营收仅占比2.04%。

​“借壳第一股”长城影视败走A股,影视股们的“退市危局”

长城系似乎摸清了资本市场的运作规则,长城系公司相比起产出产品完成收益,更加沉迷资本收购融资带来的红利翻涨。而所有看起来一本万利的巧妙故事,都必定埋藏着隐雷。

长城系的资本游戏持续了4年后,开始崩塌。2018年下半年,长城集团爆出了资金链危机,2018年9月末,长城集团资产100.97亿元,负债高达78亿元,资产负债率77.71%,长城影视的流动负债达到25.32亿元。2018年年底,长城影视出现亏损,2018年净利润亏损3.55亿元,而公司商誉账面价值高达13.5亿元,占净资产比例达148%。

到了2019年,长城系的资本坏账更加明显,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亏损9.74亿元,而股权质押已经濒临崩溃,长城集团持有的长城系股权其中累计质押股份在9成左右,所持长城动漫股权质押比例高达99.33%。2019年年底赵锐勇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随后被法院以千万悬赏追债。

而长城系公司在2018年、2019年持续亏损之后,2020年6月22日起,长城影视股票被实行退市风险警示,股票简称由“长城影视”变更为“*ST长城”。

故事发展到这里,所有人都已经能够预料结局,只是到今天结局真正到来之时,还是充满了唏嘘。

新规出现,影视公司们无法逃离的“ST”?

长城系的衰败有它不可回避的内在原因,而对于其它影视公司而言,个体公司的失败无形中映照着整个产业环境。

2020年受疫情影响,各大影视公司都处在亏算状态。如原本以院线收入坐稳影视公司营收宝座的万达电影,预计亏损61.5亿-69.5亿,而2019年万达电影全年亏损47.29亿元。子公司的商誉减值成了公司亏损的主要原因。

华谊兄弟在2018年的风波后一直未找到喘息点,公司资金与电影项目都显得十分萎靡,一度陷入退市危机中。2019年华谊兄弟也没有出现救市的爆款之作,2019年华谊兄弟预计亏损39.62亿元-39.67亿元,较去年首亏金额进一步增加,华谊兄弟在寒冬之下卖画求生的故事所有人已经耳熟能详。

2020年华谊虽然《八佰》大获成功,31亿票房成为年度票房冠军,一扫华谊兄弟的阴霾,但公司净利润依旧处在亏损状态,2020预计亏损7.85亿元-9.82亿元。

公司创始人王中军在谈话节目《酌见》只能半安抚半感叹的表示,“华谊还没有到摘牌的地步”。

而今年春节档参与出品了《你好,李焕英》的北京文化,虽然压中了爆款,但是2020年亏损6.4亿元-7.9亿元,同时公司风波不断,从公司高层内斗、财报造假、股东减持,到涉嫌信披违法被立案调查,“郑爽代孕事件”又让公司出品剧集播出受阻。而2019年北京文化也在亏损中,全年净利润亏损23.86亿元。

换句话说,头部电影公司中不少公司已经是两年连续净利润亏损,如果按照从前证交所的规定,两年净利润亏损将面临ST风险,而三年亏损则退市,那么黑天鹅冲击下一大批头部影视股都将陷入ST。

但是2020年年底,沪、深交易所正式发布了退市新规。新规进行了调整,净利润亏损不再是唯一指标,而是上市公司扣非前或后净利润为负且营收低于1亿元,将被ST,连续两年,终止上市。这让万达、华谊、北京文化等影视公司有了喘息的空间。

但是对于部分影视公司而言,ST危机如影随行。如欢瑞世纪已经连续两年亏损,2020年预计亏损达到4亿元,而2020年3季度,欢瑞世纪的营业收入低于1亿元,且扣非前后净利润均为负,在ST边缘徘徊。

现在影视股中,除了长城影视终止上市,当代东方也已经披星戴帽。当代东方2020年度业绩预告显示,预计2020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73亿元-2.249亿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为800万-1200万元。而年初也传来当代东方转让子公司股权的消息。显然,ST危机中的影视股也在奋力自救。

长城影视的终止上市似乎是一个节点,2021年的春天来临,但是寒意依旧未全部散去。有的公司看见了春光,但没能留在春天里,而走进春天的公司们,则在奋力向前,让自己不被寒冬追上。

①本站所有CMS源码、杰奇CMS模板、PTCMS源码模板、YGBOOK源码模板、帝国CMS源码模板等仅用于学习和交流,勿用于商业。
②本站资源有安装及使用文档,安装使用请自行探索,如您对购买的程序或是模板无法胜任安装工作,请点击付费安装。
③本站资源来源网络或者用户投稿,切勿私自传播于网络,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且仅供学习交流之用,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④如果资源失效或下载链接错误请联系站长。
蓝大富博客 » ​“借壳第一股”长城影视败走A股,影视股们的“退市危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