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一个小县城,年产菠萝70万吨,吊打台湾省

广东一个小县城,年产菠萝70万吨,吊打台湾省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丨深氪新消费(ID:xinshangye2016),作者丨路老二

年产70万吨,约占全国总产量40%,一个偏居大陆最南端的小县城火了。

它是徐闻,中国最大的菠萝之乡。而在微博、人民日报、央视等媒体的流量加持下,网友更喜欢叫它“菠萝的海”。

对于大多数人而言,他们只知道徐闻这个小县城,产出了近台湾省2倍的菠萝。但鲜有人知晓,这个小县城的菠萝生意,正在通过一条庞大的产业链延伸至全国各地。

就在你读完本文前300字的1分钟里,已经有大约1400斤菠萝从徐闻出发,走进你楼下的超市或钻进你橱柜的罐头里。

这是又一个藏在县城里的万亿生意。

广东一个小县城,年产菠萝70万吨,吊打台湾省

01、年产70万吨三代人推动徐闻成为菠萝之乡

据可靠历史文献,徐闻原本的经济作物其实甘蔗和香蕉。这个位于北纬24°以南的小县城,有着天然的甘蔗香蕉等经济作物的种植气候。

但对比周边,同属主产地的,还有福建、广西左右夹击,甚至延伸到了海南、台湾、四川、云南等地。当经济作物丧失了商业中的稀缺性,就很难真正支撑一个地方的经济发展。

改变这一切的,是一个叫做倪国良的老人。

民国时期时局混乱,为躲避土匪打劫,徐闻当地农民倪国良背井离乡闯南洋。流荡至新加坡之后,他幸得一位同为徐闻籍的华侨赏识,成为了后者种植园里的一位打杂工。

而在这个种植园里,倪国良维护的就是一片菲律宾“番麻”。这种番麻,倪国良从未在徐闻的甘蔗地里见过,他更不知道番麻在中国叫凤梨,俗称菠萝。

5年后,倪国良从新加坡返乡,他的行李中没有所谓的南阳闯荡第一桶金,只有200多株番麻种苗。

谁知,这些种苗性喜温热,徐闻的气候似乎比新加坡更适合它的生长。借着比甘蔗香蕉更为稀缺,菠萝逐渐成为了倪国良亲朋好友甚至整个徐闻的新一代经济作物。

到上世纪90年代,徐闻菠萝的交易还停留在最原始的阶段。当时,已为人母的吴建连种植了大片菠萝,逢赶集挑到镇上的集市售卖。

眼见菠萝销量不错,吴建连开始从邻居那里收购菠萝出售。她还不知道,一条徐闻菠萝的采销供应链,就是从那一刻起慢慢成形。

1998年,27岁的吴建连便只身勇闯全国各大批发市场,与各地客商建立了直接联系。回到徐闻,她更是将目光转向种植,从村民手中承包1000多亩菠萝地。

上游是自己的种植基地,下游是自己的经销商户,吴建连将菠萝生意用传统的批发模式打向了全国。到2014年,她在曲界镇筹建了全国最大的菠萝交易市场,结束了此前一盘散沙的粗放交易模式。

如今徐闻县一半以上的菠萝通过她的平台进行交易,十几万菠萝种植户从中受益。是她,打通了徐闻菠萝传统销售的渠道,成功解决了当地十几万种植户产销对接的难题。

与吴建连一样将徐闻菠萝带向全国的,还有一个叫做魏报的人。

同样是90年代初,年仅20岁的魏报看到父母邻居辛苦一年种出来的菠萝卖不出去,便开始专职做起农产品销售的工作。

1995年前后,BB机进入寻常百姓家。魏报利用跑批发市场积累的客户资源,通过BB机就能和千里之外的客户联系。

这算得上中国菠萝在线交易第一单。

在吴建连筹建菠萝交易市场之际,魏报则看到了互联网的发展。那些年,OPPO、vivo等品牌将智能手机带到了徐闻这样的十八线村镇,淘宝、微信以及后来的拼多多成为几乎每个人购物的首选平台。

魏报开始把菠萝搬上网卖。由于此前对接的都是批发一级的B端大商,其线上店铺同样以此客群为主。通过一份截图可以发现,目前魏报的线上店铺位列批发商菠萝进货榜第4名、批发商菠萝复购榜第2名。

此外,魏报的菠萝在直接与广东酒店对接,提供新鲜水果团购服务。而这块业务,目前已经做到了广东酒店水果复购榜第4名。

广东一个小县城,年产菠萝70万吨,吊打台湾省

02、每天出货200万斤增产又增收背后的大数据实验

倪国良、吴建连、魏报……每一个参与菠萝种植、采购、销售等环节的当地工作者,都是推动“徐闻菠萝”这个标签走向全国的功臣。

作为农产品,它与生俱来的属性不会变,那就是基本靠天吃饭。

2021年徐闻菠萝采购单价直逼4元大关,这只是一个台湾凤梨禁止进口事件下的一个偶然。

这个领域最为平常最为普遍的存在是:天公不作美,市场不尽人意。

细心地人就会发现,在此前几年,徐闻菠萝出现在新闻里的标题,大多是“无人问津”、“烂在地里”。早在2016年,徐闻菠萝面临滞销,就算是一斤只卖1毛钱,也无人无人问津。

广东一个小县城,年产菠萝70万吨,吊打台湾省

也在这一年,发生了刷爆全网的“笨鲜生”事件。

当时有一位天猫店主看到徐闻有8万多亩菠萝滞销,便在网上帮农民卖菠萝。29.9元/10斤,一天卖了60万斤。

但事后,网络传言表示这位店主打着助农的旗号,昧着良心赚灾难钱。

到最后,店主不得不公示成本构成。据后来的报道显示,这家有几十人员工的店铺被迫关门。

2018年寒潮来袭,致使当年徐闻菠萝不仅成熟期推迟,残次果层出不穷,滞销又出现了。

有记者采访到徐闻前山镇村菠萝老农,得到的回复很辛酸:“家里祖祖辈辈种菠萝,从未经历过像今年这样的滞销惨状…..都不知还要不要继续种菠萝了”。

2020年4月,菠萝销路由于疫情受阻,徐闻县县长都出来做直播帮助村民卖货。

近年来,随着栽培面积的扩大,产业滚雪球式的迅速膨胀,徐闻菠萝近年来屡生产屡滞销,鲜果滞销现象在徐闻每隔1-2年都会发生,生产者得不到应有效益。

打破农产品增产不增收的窘境,成为徐闻菠萝产业的加速崛起的关键。

如何增产增收?打通销路是第一步。最原始的玩法就是淘品牌,通过淘宝销售数据分析用户画像,然后再根据用户画像去投放更多聚集此类用户的渠道。

这种数据赋能,菠萝也用了起来。据统计,2020年徐闻菠萝大宗交易发货量排名前三的是珠三角市场集群、长三角市场集群以及陕甘宁市场集群。

以大数据作为决策参考,2021年徐闻菠萝就搭上了高铁专列,以兰州为中心,沿途路线覆盖西北、胶东半岛、部分华南、中部地区和长三角经济区。

除了打通销路,提升附加值亦是关键。而这,将会让你看到一个更加不为人知的徐闻菠萝产业链。

03、小小菠萝背后的产业链条

2021年3月初,徐闻曲界。天才刚亮,这里的菠萝市场就已经排满了大型货运汽车,这些货车司机来自四川、河南、山东、陕西,几乎涵盖了全国省市。

但一辆特殊的货车引起了我们的注意,他的目的地就是不远处的雷州。而他车里的菠萝,不是直接拉到批发市场,而是一个加工厂。

其实早在2008年,吴建连就投资700多万元在曲界镇建起了一家菠萝罐头加工厂。这个工厂年产罐头5000多吨,年收入达1000多万元。

依托优越的地理条件,湛江不少老板开始布局菠萝加工,这个地方也成为全国最大的菠萝加工基地。

“某企业信息查询平台”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3月,广东湛江是菠萝种植相关企业最多的城市,数量达到了143家。

但从整个湛江的第一代加工厂来看,像极了当年温州的鞋服生产厂。场地狭窄、生产受限,这些加工厂更多像是家庭作坊。

设备先进、规模庞大一些的加工厂,则在北边的雷州、遂溪等地。据称,雷州英利更是一跃成为湛江菠萝加工产的集聚地,形成相对完善的产业群。

这其中,主营饮料、罐头的欢乐家集团算是代表之一。近日,欢乐家递交了IPO招股说明书,拟在创业板指申请上市。

通过招股书数据可以发现,2017-2019年欢乐家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11.85亿元、13.46亿元、14.17亿元;对应净利润分别为8339.18万元、1.61亿元、2.07亿元。

通过这家公司,徐闻菠萝通过品牌经销为主,直营和代销为辅的方式,以罐头的形成走进了广东、江西、广西以及四川等地。

除了菠萝罐头,国民最为熟知的菠萝加工产品应当是菠萝啤。以菠萝为原料,经压榨、过滤、浓缩和香气回收工艺制成,菠萝啤曾一度成为国民最热爱的果味啤酒之一。

而作为菠萝产量占据全国65%左右的广东,菠萝啤酒中最著名的莫过于广氏菠萝啤。广氏菠萝味啤酒始创于上世纪的七十年代末,是广州啤酒厂的龙头产品,对于菠萝原料的需求量极大。

只可惜,去年11月,广州生力正式解散,广氏菠萝啤这个品牌的去向不明。但从公开资料发现,目前包括徐闻在内的广东多个菠萝生产地,都在与菠萝啤酒厂商合作,最远可以外销到南非的国家。

我们大致可以复盘一下徐闻菠萝的产业链条:基地种植—饮料、罐头加工—全球物流—商超—消费者。当年的倪国良一定想不到,自己从新加坡带回来的200株种苗,最终成就了如此大规模的产业链。

正是这些种苗,如今为徐闻带来了每年近50亿元的收入。

①本站所有CMS源码、杰奇CMS模板、PTCMS源码模板、YGBOOK源码模板、帝国CMS源码模板等仅用于学习和交流,勿用于商业。
②本站资源有安装及使用文档,安装使用请自行探索,如您对购买的程序或是模板无法胜任安装工作,请点击付费安装。
③本站资源来源网络或者用户投稿,切勿私自传播于网络,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且仅供学习交流之用,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④如果资源失效或下载链接错误请联系站长。
蓝大富博客 » 广东一个小县城,年产菠萝70万吨,吊打台湾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