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年营收净利双增长,映客打响直播下半场“反击战”?

全年营收净利双增长,映客打响直播下半场“反击战”?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丨港股研究社,作者丨李珊珊

2020年,一场疫情使得直播行业开始进入二次爆发阶段,作为移动直播行业的开创者,映客的股价也在今年年初迎来了一波涨幅高潮。这使得市场对映客此次即将发布的财报颇为期待。 

3月30日下午,映客发布了2020年年度财务报告。报告显示,映客2020年全年总收益约49亿元,同比增长51.4%;2020年净利润约2亿元,同比增长285%;调整后2020年净利润约2.2亿元,同比增长208.9%。 

从财报整体数据来看,业绩表现还是比较优异,财报公布后,次日港股开盘,股价2.35港元,涨幅2.62%。截至发稿,映客股价2.37港元,涨幅4.41%。 

全年营收净利双增长,映客打响直播下半场“反击战”?

近年来,随着直播热潮的涌现,以直播为载体的多样化形态已经逐渐渗透至大众生活。但映客直播的呼声确实也越来越小。那么,这份好看的成绩单背后究竟又隐藏了一个怎样的映客? 

利润同比增长285%,互动社交战略已显成效 

财报显示,截至2020年12月31日,映客整体营收49.5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51.4%,创历史新高;全年利润2亿元人民币,较去年同期增长285%,调整后2020年净利润约2.2亿元,同比增长208.9%。截止目前,映客已经连续6年实现盈利。

全年营收净利双增长,映客打响直播下半场“反击战”?

映客之所以能实现营收净利润双增长,主要得益于两方面。 

首先,受新冠疫情的影响,用户不得不宅家隔离,由于居家时间增加,且缺少了户外娱乐项目,线上直播就成了用户的主流休闲方式。 

其次,映客一早就瞄准了庞大的社交市场,开始对“互动社交”类产品探索。iiMediaResearch(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移动社交用户规模突破9亿人,较2019年增长7.1%。随着用户渗透率稳步增长,映客通过积目、对缘等社交相亲产品,抓住各垂类用户,布局互动社交产品矩阵。 

2020年初,积目陆续上线VIP会员服务、增值服务等功能,开始进入变现阶段。据紫金财经报道,2020年,积目APP全年营收近亿元,而在线相亲对缘APP也已稳坐视频相亲赛道第一梯队,用户规模达到行业第二。据中科院《互联网周刊》发布的年度APP排行榜,对缘位列“2020年度新锐APP”第7位。

全年营收净利双增长,映客打响直播下半场“反击战”?

财报显示,截至2020年12月31日,映客产品应用月活达3647万,同比增长22%,用户体量及活跃度持续上升。其中,对缘注册用户累计超千万,红娘数量超过1.5万名。 

由此可见,映客的“互动社交”战略在新业务上已初显成效,并且带来了不错的增益。值得注意的是,在直播和短视频火热的当下,映客虽然顺应了市场发展大势,但是也要面临对手赶超的尴尬。 

赛道逐渐拥挤,秀场直播颓势初现 

作为以秀场直播起家的映客,曾经以“你丑你先睡,我美我直播”的口号带动全民直播热,并在2018年上市,成为港股市场上的“直播第一股”。 

然而,一个赛道的火热,必定会引得对手争相进入想要分得一杯羹,但是市场蛋糕却是有限的。 

根据《直播洞察》显示,2020年3月我国泛娱乐直播行业移动用户规模超过1.5亿人。从整体用户规模来看,波动较小,基本维持在1.6亿量级,这意味着用户规模增长逐渐趋于饱和。 

同时,传统的秀场直播,因为门槛极低,也导致了内容方面质量参差不齐,而在直播中,流量跟着主播走,是直播行业共同面临的问题,这也意味着如果留不住主播,用户也会流失,主播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而想要留住主播,势必需要投入更大的成本。 

财报显示,2020年映客的开支费用里,主播成本为34.1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60.8%,占总开支的比重为67.9%,超过了一大半。而高昂的主播费用肯定会在一定程度上吞噬利润。 

另外,根据以往的财报数据显示,2016年—2019年,映客的直播收入分别为43.26亿、39.18亿、37.3亿和31.76亿。这也侧面反映出了核心业务渐渐显出颓势,而原本直播收入就呈现逐年下降趋势的映客,还要面对虎牙直播、YY直播、斗鱼直播等对手抢占用户。据艾媒北极星数据显示,2021年1月,虎牙直播为2789.29万,YY为2526.21万,斗鱼直播为2219.97万,而映客直播仅为1098.64万,差距显而易见。 

不仅如此,抖音、快手等短视频的加入也加剧了直播行业的竞争。抖音和快手分别以41.1%、44.4%的占比成为广大用户最常用的直播平台。 

面对日益残酷的行业态势,映客需要新的标签来继续支撑其走下去。 

发力音频社交,映客的路并不好走 

对于国内用户而言,音频社交早已不是新鲜事。然而,2020年4月上线的Clubhouse,在特斯拉CEO马斯克的推动下,一炮而红。该软件主打即时性,用户可以创建公开或私密的房间。 

Clubhouse的火热,也让抖音、腾讯等互联网大厂蠢蠢欲动,映客也苗族了这一风口。2020年2月,推出“对话吧”,然而还没等它出圈,在不到两周的时间里,“对话吧”又下架了。映客官方表示,是由于技术问题需要调整,但背后或许另有隐情。 

事实上,音频社交虽然是一个风口,但目前在国内的发展仍然具有不确定性。在音频社交软件中,任意打开房间和听后即焚的功能,虽然引得一批流量,但是却隐藏着内容合规性的问题,而如何监管,维护语音社交软件应用的安全,也是平台方亟需解决的难题。而映客的“对话吧”,显然也会面临着这样的问题,3月18日,映客等11家企业被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等部门约谈,从这件事就可以看出,内容合规和应用安全是映客目前存在的问题。 

除了监管问题,映客还需要直面同类产品的竞争,以及微信、微博和国内一众功能更加丰富的语聊平台。 

早前,网易推出“声波”主打多人语聊,腾讯上线“回音”通过语音直播来交友。而去年,荔枝旗下的面对海外市场的“Tiya”音频社交软件,目前已在全球约50个国家的社交排行榜达到前10名,也为音频社交领域添了一把火。 

在今年春节前,阿里旗下的MeetClub已开始内测;2月26日,小米旗下关停的“米聊”宣告复活,以面向专业人士的语音聊天App为定位;腾讯在2月底推出了音频社交软件“嗨森”,在语聊基础上有更多的K歌娱乐属性。 

与此同时,快手孵化的类Clubhouse产品“飞船”也开启了小范围内测。据路透社报道,字节跳动正在为中国市场开发一款类似于Clubhouse的产品,打算再战社交。 

面对强敌环伺的赛道中,映客想要胜出,似乎有点难。 

另外,根据易观千帆预测,2021年我国互联网音频市场规模约196亿元,从这一市场规模来看,音频市场本身就不是一个大生意。 

当然,在最新的财报中,映客表示,加速扩充前沿技术储备,紧跟AI、5G等国内外新技术发展趋势,为用户带来极致的产品体验。5G技术已是行业寻求质变的临界点,随着5G商用落地,未来有可能催生出新的技术或模式,在互动社交赛道上,映客如何开启新的玩法,或许音频社交不是唯一的答案,港股研究社也将持续关注映客接下来的表现。

①本站所有CMS源码、杰奇CMS模板、PTCMS源码模板、YGBOOK源码模板、帝国CMS源码模板等仅用于学习和交流,勿用于商业。
②本站资源有安装及使用文档,安装使用请自行探索,如您对购买的程序或是模板无法胜任安装工作,请点击付费安装。
③本站资源来源网络或者用户投稿,切勿私自传播于网络,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且仅供学习交流之用,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④如果资源失效或下载链接错误请联系站长。
蓝大富博客 » 全年营收净利双增长,映客打响直播下半场“反击战”?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