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客的关键时刻

映客的关键时刻

曾经的“直播第一股”映客,在2021年开年携全新社交产品再度出发。

最新跟映客有关的消息是该公司年报:3月30日下午,映客发布的2020财年业绩报告显示,该公司去年总收益为49.49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51.4%;映客2020年内净利润2.03亿元,同比增长285%;调整后净利润为2.21亿元,同比增长208.9%。

财报公布后,映客港股次日开盘涨2.62%。截至发稿,映客股价报2.33港元,涨幅2.64%,总市值46.76亿港元。 

但同时,在更多人关注映客发力第二曲线、推出实时音频社交产品之际,3月18日,包括映客、小米、快手等11家企业被有关部门依法约谈,对针对近期语音社交软件和涉“深度伪造”技术的应用未履行安全评估程序情况督促整改。映客旗下语音社交App“对话吧”突然刹车,主动下架,股价随即小幅下跌。

映客的关键时刻

财报里的映客,是一家典型的“矛盾体”公司。尽管营收利润都有所上涨,持续有盈利表现,但映客盈利能力略有下降:2020年上半年映客的毛利率由29%下降至22%,2020年全年映客毛利率由2019年的27.2%下降至24.2%。而且,去年映客非所得税部分的开支额高达50.18亿元,比全年总收益要高,同比增幅达30%以上。映客仍没逃离掉营收越高付出成本也越高的行业普遍现状。

好的数据和坏的数据都已呈现,好消息和坏消息交映传出。让这家缔造了秀场直播奇迹的内容公司,充满危机感。

从表面来看,映客已实现连续6年盈利,现金流也十分充裕;但另一面,映客一边需要映客App这个基本盘稳步增长,一边还不断尝试发力对缘、积目等App矩阵,得到结果是每月平均活跃用户仅增速22%,远低于快手、斗鱼、虎牙等产品去年的活跃用户增幅。这是映客病急乱投医还是缓慢步调布局?映客股价至今没突破当年IPO的开盘价4.32港元/股,市值也充满挑战,甚至与快手1.19万亿相差甚远,映客的价值究竟是被高估了还是低估了?

这些问题的本质,其实是外界对于映客短期、长期价值的评估和看法。映客创始人奉佑生在2021年开年,亲自在朋友圈推广其全新社交产品,“产品情结”的映客,是否能找到未来真正的起点?映客如何把握这一关键时刻?

突围之心已显现效果

回顾过去一年,映客主要做了三件事:稳住基本盘(固本),矩阵产品发力(创新),以及开拓新技术并进行投资布局(开拓)。

为稳住基本盘,映客App一年来更新超过30个版本,开始着手推动积目的商业化发展,陆续上线VIP会员服务、增值服务等功能,加强自身的产品属性,提供多元化服务,帮助平台打通多方位变现渠道,并增强用户粘性。2020年,映客旗下主要产品应用的月活用户达到3647万,同比2019年的2981万增长22%。

对于创新层面,目前映客拥有Z世代兴趣社交产品积目App,视频相亲产品对缘App等产品矩阵,此前该公司也发布了线上音频互动娱乐产品“音泡”以及声音社交产品“不就”等,进行多元化的业务探索。财报显示,映客2020年这部分创新产品营收占比达到41.8%,已经带来了一定收益。

映客内部人士告诉钛媒体App,由于新冠疫情因素,很多人宅家关注相亲,“对缘”App在疫情期间实现了数倍用户增长。财报显示,截至2020年底,对缘注册用户累计超千万,月均达成相亲百万次;红娘数量超过1.5万名,同比2019年翻了12倍。

“我们认为,相亲和交流本身就是一个特别大的刚需,目前产品中并没有很好地解决;再加上对于下沉用户来说,他们其实也特别希望有一款有红娘性质的产品,这是‘对缘’用户不断增长的根本原因。”上述人士对钛媒体App透露,目前对缘App收入90%以上来自于打赏,未来的商业化手段可能会通过红娘中介、线上线下活动等方式实现品质婚恋,形成下沉市场社交等。

在业务开拓层面,2019年10月,映客公告称已完成收购社交平台“积目”的股权交割手续,整体价格为以8500万美元,积目原团队则继续保持独立运营。(详见钛媒体前文:《映客豪掷8500万美元收购“积目”,补足00后用户群短板》)

整个2020年,积目App积极推进商业化进程。而且,包括产品中后台、风控等都已连接上了映客的算法技术,实现了融入和统一。

不过需要注意的是,根据映客对外透露的信息来看,旗下积目、对缘等产品的新增用户数据均不是来源映客App的数据导入,新产品App名称与映客独立开来,两个产品的用户群并不一致。

财报显示,映客拥有约13.6亿元的充足资金储备,因此这种投资、并购案或仍将持续。映客收购相关项目的终极目的是:“挖掘孵化有价值的新项目”,“随着产品矩阵的不断扩张,实现本集团营收持续高速增长”等。

总结来看,映客通过建立好的社交产品-圈层用户实现增长-建立付费墙-完成商业化收入这样一个逻辑已经出现正向反馈。未来映客更多会将资金投入到技术研发、寻找产业上下游新项目当中去,把互动社交娱乐盘子做大。

根据行业调研机构QuestMobile发布的《2020中国移动互联网年度大报告》显示,2020年链接交易或具社交属性的广告市场份额增幅明显,互动社交类型应用产品具有越来越强的商业化属性,未来发展前景广阔。这会为映客未来的股价表现带来更大的想象力。

此外,对于过去一年资本市场看法不佳的问题,映客试图通过管理层回购股份来增强市场信心,同时也加强对公司的控制力,让公司更能按照长远的转型规划发展自己,避免受到太多短期目标的干扰。整个2020年度,映客进行了超过38次的股份回购,累计购回证券数目超过900万股。

这意味着包括创始人兼CEO奉佑生在内的映客管理层将持续all in“互动社交”这一战略属性,同时也证明映客在战略层面已统一。奉佑生说,他希望映客最终成为一家“最具影响力的全场景新娱乐平台”。而对于一个描绘未来的全场景娱乐大蓝图,资本市场似乎是希望看到的。

奉佑生的长期主义

2018年7月映客IPO当天,奉佑生说,他希望把盈利空间给到投资者,映客并不看重短时间的估值。他更希望映客每年保持有节奏的增长,成为持续增长性的公司。

当中国互联网公司面对着资本和流量的整体快速膨胀环境下,长期主义并不“讨好”。

2021年3月,在“对话吧”上举办的一场行业高峰对话中,知名投资人、昆仑万维董事长周亚辉对语音社交这一赛道表示看好,并深度参与了奉佑生的全新语音社交产品——对话吧。周亚辉在投资圈内的操盘能力,被认为是对映客新业务的加码。在音频社交领域的发力,代表了奉佑生对未来社交新机会的判断。

自2015年成立映客以来,其走过蓬勃发展期、转型沉淀期,奉佑生认为公司现在正进入扩张的黄金期、可观红利期。

奉佑生在此前一次专访当中,也再度阐释了“长期主义”价值观。

“长期主义的核心,是大家思考能不能有一个能够看透未来3年到5年这个本质的底层的东西。但坦白来讲,其实互联网公司大多数都是倒过来去总结回来的。其实在每个(互联网)巨头成功的路上,都是九死一生出来的。在长期的背后,是当下你必须能够活着,你只能活在当下,你才有可能活得长久,如果你活不下来了,就没有然后了。”奉佑生坦然表示,他提出的所谓长期主义,和外界认知的经验学说不太一样。他认为大家只不过选择了非常重要的主赛道,并在此基础上活下来,才会形成长期主义。

具体到映客身上,奉佑生在财报中表示,接下来,一方面映客将针对具备一定用户及营收规模的产品加大投入,扩大市场占有率,提升行业综合竞争力,而对于储备中或正在研发的音视频创新产品,积极推动商业化验证,为映客提供持续的流量及营收贡献;另一方面,映客未来将加速扩充前沿技术储备,紧跟AI、5G等国内外新技术发展趋势,同时持续关注投资并购机会,始终追踪产业链上下游出现的新机遇,挖掘孵化有价值的新项目。

当然,映客提出的这些增长计划都需要资本市场的资金来源。而在此之前,映客必须要拿出“更好看”的财务数据,向资本市场证明其更多实力。

如果说目前映客股价、财务数据是最底端的时刻,接下来触底反弹或是一件可以预见的事情。

有趣的是,在准备发稿前夕,流媒体平台Spotify官方宣布收购实时音频社交平台Betty Labs,正式进军“互动社交”领域,加速向实时音频社交方向发展,与奉佑生对映客的未来发展计划异曲同工。

这家奉行“产品至上”的中国式互联网公司,正在迎来关键时刻。

(本文首发钛媒体App,作者|林志佳) 

①本站所有CMS源码、杰奇CMS模板、PTCMS源码模板、YGBOOK源码模板、帝国CMS源码模板等仅用于学习和交流,勿用于商业。
②本站资源有安装及使用文档,安装使用请自行探索,如您对购买的程序或是模板无法胜任安装工作,请点击付费安装。
③本站资源来源网络或者用户投稿,切勿私自传播于网络,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且仅供学习交流之用,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④如果资源失效或下载链接错误请联系站长。
蓝大富博客 » 映客的关键时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