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先生塌房事件

李先生塌房事件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音乐先声,作者 | Echo,编辑 | 范志辉

4月4日晚,接近凌晨,许久不开麦的李先生连发几条微博,又开始用粉丝熟悉的繁体字影射Schoolgirlbyebye乐队成员自曝学术造假事件。

只是,不同于以往一贯被摇滚青年奉为圣经的逼言逼语,这一次,粉丝们大都因其迷惑发言而掉转枪口对准了李先生。

李先生塌房事件

这位滚圈一哥、地下音乐唯一的“偶像派歌手”,终于也塌房了。

从仝卓到更生仔,“铁锅炖自己”

想搞清楚李先生微博中模棱两可的隐晦发言,就要先回顾不久前登上热搜的#Schoolgirlbyebye成员自曝学术造假#事件。

事情起因是Schoolgirlbyebye乐队的女鼓手更生仔最近在乐队官博发了一篇小作文,详细讲述了自己的成长经历。从学生时代如何喜欢上摇滚乐,到毕业后在父亲的安排下去电视台工作,再到与现在的老公杨越相遇、组建乐队。

李先生塌房事件

其中的心路历程,大致就是对摇滚乐的热爱与父亲所安排的体制内工作的冲突,使得她那颗追求自由心倍感窒息,遂决心冲破牢笼。

乍一看,这是个值得被鼓励的女生为了梦想反抗父权的故事。然而,套路是那个套路,其中的现实问题却是复杂的,稍不留意便失之毫厘差之千里。

问题就出在“父亲的安排”上。从毕业前他爸爸还把她的成绩改到了“全都85以上”,到安排进无数人挤破头都考不进的电视台工作,以及房子买在电视台附近几百米,而彻底点燃网友怒火的,还有小作文中那种对“电视台工作”弃之如敝屣的态度。

李先生塌房事件

她在自述中悲叹,自己在单位是个毫无用处的闲人,电视台也不过是个方便她到全国各地看演出的闲差。而在组建乐队后,她为了巡演干脆旷工不去上班,最后与杨越双双辞职。她还提到,杨越的工作也是她爸安排的。

或许以上种种,她只是想表达她对音乐的热爱。但网友看到的是,她凭借假的成绩,捧着无数人梦寐以求的铁饭碗,长期旷工却不被开除,衣食无忧地玩乐队还要强说愁苦。而最让人诧异的是,她把这种工作走关系、成绩造假的事放到台面上讲,其ZZ敏感的低下更显示出其自白所具有的伤痛文学本质。

同样是“铁锅炖自己”,与仝卓不同,更生仔还有个独立音乐人的身份。

独立音乐人最鲜明的独立之体现,或许就在微观中牵动社会全体成员的利益并支配其行为的社会力量。

腰乐队说:“艺术仍然是这个国家最普遍的那一种便秘”。摇滚自是应当从伤痛文学走向反思文学,将个人悲剧与社会现实联系起来,但更生仔坦然说出的这一切,让人觉得,她宛若生活在真空地带。

李先生塌房事件

特权庇佑之下太久的人,往往不再能够察觉权力的不平等。

更生仔所言说的痛苦或许也并非不真切,我们生来所得,与我们最终所寻,在成长这一动态过程中,两者始终难以匹配,而往往处于一个互相拖累的境地,人人都有理由感到痛苦。

但问题在于,作为既得利益者,他们掠夺了民众的普通快乐,却要求群众共情他们的“深刻”痛苦。

天才与特权之辩

这世界上的人,要么是不懂贫穷,要么是懂得了却再也无法安心歌唱,要么是从未有过歌唱愿望的人,他们往往从一切媒介视野、新闻年鉴中销声匿迹。

而李先生却要求这群沉默的人保护和宽容这位掠夺他们的“天才”,为更生仔这样的年轻人能在她家乡唱着美好的歌而发愿。恕我言重,这无疑是一种类似“奥斯维辛之后,写诗等于野蛮”式的折磨。

李先生塌房事件

且不论更生仔是否天才,李先生提出的“改变人类的从来都是天才”这样的观点,早已彻底违背了辩证法里的唯物史观,即真正对社会历史发展起到决定性作用的是人民群众,英雄也不过是特定环境下的产物。

而在对特权的反思中,李先生更是用父亲脑溢血这样的极端案例,试图将不可能拥有特权的人拉入是否选择接受特权所带来的好处的两难场景中,强求群众与更生仔共情。

对此,逼粉们纷纷表示失望,甚至如失恋一般,质问那个憎恶特权,唱着“有人在哭泣/有人在歌唱/有人生来有钱包”的青年去哪了?那个曾经独自去银川看出租车司机罢工,在贺兰山下思考自己能留下什么的音乐人去哪了?那个首先向音乐平台的侵权发起进攻,试图扶行业一把,却没有迎来好结局的人去哪了?

对此,除了宽容“天才”这样的浪漫借口,或许也存在一个比较现实的解释,即他不再是那个浦镇青年,而已然是李董事长。Schoolgirlbyebye乐队的特别之处,或许仅仅在于它是一个南京乐队。

李先生塌房事件

但在抛开天才与特权这两个具有明显纰漏的观点之后,李先生的发声并非完全错误。其中,有着他想要解救汹涌舆论之下的个体的善心,也有着他一贯以来的公正分析社会问题的品质,只是展开的方式和角度都有失分寸。

更生仔事件发酵以来,除了对其愤怒,也有一种观点认为,那些在我们现实生活中司空见惯的事情,发生在身边时可以视而不见,一放到网上便被处以极刑,未免荒诞。对此,李先生也持有相似观点,认为一个人犯了错不该被一棍子打死。

但是,无论是仝卓还是更生仔的自曝,都是他们自身的愚昧所致,由此产生的后果也应该由自己承担。

对此感到愤怒的群众,并非如李先生所言都是戴着正义的假面,而是为什么大家要公开接受甚至跪舔那些剥削自己的人。这并非是网友将其上升到人格或ZZ问题,而是他们在行使正当的公民监督权。

至于为什么这样的事司空见惯,那是低效腐朽的制度养成了人们对于特权阶级的敌对心理,造成了如今烽烟弥漫的网络舆论环境。李先生说这样的舆论不对,但他不再想理解为什么不对。

值得肯定的是,他仍在思考社会,但他信奉的已经是精英主义。虽然在我看来,他身上的精英气息其实一直都在。

滚圈唯一“偶像派歌手”的塌房

在无论民谣圈还是摇滚圈都人均“逼粉”的盛况下,李先生的塌房,其实是种必然。作为地下音乐中唯一的“偶像派歌手”,他注定无法逃开被符号化的命运。

上次在《484天后,李先生回来了》这篇文章里如此形容他时,我便已经感到不自然了。这个词是这样令人不安,用在独立音乐圈亦然,加之文艺青年奉为圭臬的从来都是幻梦一场,滚圈的生猛气息虽然冲破了美丽泡泡,也不过是借青年人之愤怒再建高地。

以反叛精神区别于其他艺术形式的摇滚,尽管代表了自由,给千千万万躁动的年轻人统一渲染了青春,终不过一场虚无的疗愈、意淫的炮火。

毕竟摇滚不能改变蚁群的命运,亦不能使滴水不漏的国家机器有丝毫颤动。但越是对此无可奈何,摇滚青年越是对强权之下的反抗者有着无尽的想象,尤其当李先生被迫消失,他更有如获得殊荣一般,被迅速推上神坛。

因此,那些乐意仰视李先生并最终承受失落的人并不无辜。他们爱他口无遮拦,反抗强权。就该意识到,他的口无遮拦和愤怒,迟早会换了对象。

我们必须承认,经历了生活捶打的中年人,尤其是已经在上层阶级拥有一席之位的中年人,他们很难再保持对结构性不公的愤怒。到头来,他们最愤怒的必然是自己,就像李先生给出的是否享用特权的场景里,他很明显地暗示了他会作何抉择。

因此,他理解那些享用了特权的人,就像他一边对自己感到愤怒,一边试图原谅自己,于是他开始沿用一贯的方式开解自己。

但在这次,他突然发现枪口全部对准了自己,那群他不屑的傻逼软弱年轻人居然也会反对他们的偶像。他以为他们爱的是自己,但他们爱的,从来都是他所代表的“反抗”符号。而如今,他或许只能从挂黑粉丝中彰显一下他的反叛。

李先生塌房事件

那么,明白了现实无奈的李先生,理解了特权的李先生又有什么错?

克拉玛依燃烧的孩子,烂尾楼里孤独的身影,一个国家所有十八线乡镇贪腐的村书记,普通人对于房间里的那只大象选择沉默,不是因为偏爱沉默,而是因为明白除了沉默又能怎样。责备这个世界的不公是容易的,试图改变这种不公却是困难的。

而在那些我们赞颂的,为底层人民歌唱的音乐人里,没有一个人可以真正代表底层,他们只是以底层人民的生活为创作养料而已。换句话说,无论是李先生还是万青,寸铁还是五条人,没有一个值得底层完全相信,他们从未从他们身上受益。亦不应该认为,他们有着始终与底层站在一起的义务。

从年轻荷尔蒙中爆发出来的天真摇滚,终究要在唏嘘中老去。辨认出社会旋涡中的出口之人,亦是受到出口诅咒之人。腰乐队在2005年第一张正式专辑《我们究竟应该面对谁去歌唱》中便意识到了这种矛盾:“我们为民工,底层的人民写歌,但现在看来,只有先锋才听我们。”

李先生塌房事件

当名气渐长的腰乐队意识到,自己或许终归无法逃脱被纳入自己所反对的体系中的命运,便只能在被这一刻吞噬以前,选择自我毁灭,继而以寸铁这一更加宽阔、不偏激的方式继续存在下去。

正如青年人的腰迟早所要面对的矛盾,当人步入中年,是软是硬?乐队腰做出的选择是,改名寸铁,祝那些愤怒过的年轻人《旅途愉快》。

 

①本站所有CMS源码、杰奇CMS模板、PTCMS源码模板、YGBOOK源码模板、帝国CMS源码模板等仅用于学习和交流,勿用于商业。
②本站资源有安装及使用文档,安装使用请自行探索,如您对购买的程序或是模板无法胜任安装工作,请点击付费安装。
③本站资源来源网络或者用户投稿,切勿私自传播于网络,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且仅供学习交流之用,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④如果资源失效或下载链接错误请联系站长。
蓝大富博客 » 李先生塌房事件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