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科生太多影响国家发展,是真相如此还是空穴来风?

文科生太多影响国家发展,是真相如此还是空穴来风?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陈述根本

4月14日,央行发表《关于我国人口转型的认识和应对之策》的工作论文关于文科生的论断一层石激起千层浪。论文提出,要认识到教育和科技进步难以弥补人口的下降,应全面放开和鼓励生育。论文同时表示,要重视理工科教育,东南亚国家掉入中等收入陷阱原因之一是文科生太多

这一对于文科的表态,让本来就在学科鄙视链里居于末端的文科,现在更是成为众矢之的,以至于被网友评论“伤害性不大,侮辱性极强”。

“东南亚国家掉入中等收入陷阱原因之一是文科生太多”——是文科误国真相如此,还是空穴来风言过其实?究竟是什么造成了中等收入陷阱?文科又为什么被误会至此?

中等收入陷阱原因为何

所谓的“中等收入陷阱”,是世界银行2007年发布的《东亚复兴:关于经济增长的观点》中提出来的:

按照世界银行的标准,人均国民收入(GNI)在975美元以下为低收入国家,在976美元到3855美元之间为中等偏下收入国家,在3856美元到11905美元之间为中高收入国家,超过11905美元为高收入国家。

如果一个国家在进入中等收入之后,出现缺乏增长动力,既无法在工资收入方面与低收入国家竞争,又无法在尖端技术研发方面与发达国家竞争的情况,未能进入高收入国家行列,就会掉入“中等收入陷阱”。

就东南亚而言,被公认为真正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国家和地区只有日本、韩国、新加坡、中国的香港和台湾,而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泰国、菲律宾等国家在发展到一定阶段后,由于各种原因,一直在中等收入国家行列徘徊,先后落入“中等收入陷阱”。

之所以会产生中等收入陷阱究其根本,是经济发展到中等收入阶段后产业结构调整的滞后20世纪60年代以来,日本、韩国和新加坡在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过程中产业结构顺利实现了高度化。东盟四国长期深陷中等收入陷阱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其产业升级乏力,较长时期内没有改变以资源驱动为主增长方式,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基本属于资源密集型、劳动密集型的低附加值产业,而具有高附加值的支柱产业却缺乏国际竞争力。

具体来看,日本、韩国和新加坡三国农业在经济中的比重都持续下降,目前农业在GDP中所占比重不到5%。

在工业部门,日本、韩国和新加坡也都逐步实现了工业结构的不断升级。比如,日本在战后大力发展食品、纺织服装等劳动密集型产业,之后工业结构逐步由轻工业向重化工业转变。

在服务业部门,日本、韩国和新加坡在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过程中,服务业在经济中的比重都超过了50%,日本和新加坡已经达到70%。

相比而言,虽然东盟四国农业在经济中的地位也逐步下降,但其所占比重还是相对较高,而且在某些阶段的下降程度较低。例如,韩国和马来西亚在1970年农业所占比重都为29%,但到1980年韩国下降为16%,而马来西亚仅下降到24%,泰国也仅仅从26%下降到25%。东盟四国服务业则一直处于40%左右波动,直到近几年才有所上升。

此外,日本、韩国和新加坡能顺利跨越中等收入陷阱与它们致力于国内的科技创新能力是分不开的。

其中,为改变经济增长方式,日本在20世纪80年代通过技术立国战略,提高自主创新能力,大力发展战略性产业,成功实现了由技术模仿向技术自主创新的转变。

在“汉江奇迹”之后,为进一步实现产业和结构的升级,韩国也重点培育产业技术创新能力,并制定了《技术研究开发促进法(1973年)》、《产业发展法(1985年)》,加快产业技术成果的产业化和市场化。

新加坡则在向高收入国家迈进的过程中,致力于劳动密集型产业向技术密集型产业的转变,并在20世纪80年代实施“第二次工业革命”,大力培养科技人才,实施“自动化、机械化、电脑化”的发展战略。

日本、韩国和新加坡的研发支出远远高于东盟四国——2009年,日本的研发支出达到12687亿美元,而印尼只有7.3亿美元,菲律宾仅为3.2亿美元。就研发支出占GDP的比重来看,东盟四国比其他国家都要低很多,低研发支出的显而易见的后果,就是技术与创新能力的不足

无论如何,中等收入的陷阱,归根结底都指向经济增长缺乏新的动力,传统产业萎缩和新型产业不足造成的结构性失衡——造成中等收入陷阱的真正原因是经济进入中等收入阶段后产业结构没有及时做出调整而不是“文科生太多

文科不误国

事实上,东南亚国家的长期殖民地历史决定了东南亚的高等教育大学大多由殖民地统治者开办,殖民地高等教育的目的则是培养殖民地政府官员及其殖民统治代理人。以至于在东南亚还是殖民地的时期,重点培养了大批的经典人文学科、神学、法律、管理人才。

然而,东南亚国家在二战相继独立后,分别对原殖民地高等教育结构进行了调整。在政府的积极干预下,人文学科毕业生过剩,理工科毕业生短缺的有很大改变。如今,马来西亚基本完成了文科毕业生占40%,理工科毕业生占60%的高等教育专业结构调整。新加坡的转型最为成功。在1980年代,其理工科毕业生即达到了62%。

也就是说,摆脱了殖民命运的东盟各国在1980年代,其实已经普遍培养了足够的理工技术人才,但是却依然在1990年代陷入了所谓的“中等收入陷阱”。这意味着,东盟陷入中等收入陷阱的时候,至少是教育结构上是以理工技术教育为主,且也有充足的相应人才,而非“文科生太多

“中等收入陷阱”真正的问题是当经济发展进入一个新的周期以后,面对收入分配差距拉大的现实,面对产业结构急需升级的需要,面对增长引擎的转换,面对改革进入深水区的事实,如何在制度方面做出正确的回应。而这些问题,却恰恰是文科、以及社会科学工作者需要研究的问题。文科误国,这是误会

从各种意义来说,我们都在一个向下的时代。无论政治,经济,还是文化,一切标准向最低处看齐,一切低级的都成为新的标准。随着荣誉陨落,斯文扫地,无耻高举,在国家功利主义、实用主义的一边倒、一刀切思维模式下,资本逐利的系统甚嚣尘上。而这样的时代,却正是迫切需要文科来给人们的精神生活以指导的时代

贬低文科,异化文科的说法背后,不仅是文科在被冷落,更是技术主义和实用主义价值的压倒性胜利。人文学科的边缘化对社会造成了严重的影响,人们逐渐失去对丰富多样的意义和价值的敏锐触觉,整个社会价值趋向单一化与平面化。

文科或者人文思想,不能代替政府和公众来制定公共政策,不能剥夺民众和民选官员的决策权,但是却可以给公众提供信息,让公众在好的信息的基础上做出明智的决策。

1970年代初,美国总统尼克松发起了关于超音速运输机的研制。当时,尼克松想要像肯尼迪上马阿波罗计划一样,做出一个大技术政绩,于是选中了超音速运输机计划,即由政府出资与波音等飞机公司合作,研制超音速大飞机,用来做民航或轰炸机。

加尔文作为科顾委委员领导了一个政府咨询小组对这个问题进行调查,他们告知总统,从经济效益和环境影响(例如巨大声震和极高空空气污染)等因素考虑,超音速运输机得不偿失。在争论中,加尔文遂决定到国会公开作证,反对超音速运输机计划,以致该计划没有在国会通过。       

正是在国会上,加尔文和其他科学家指出,技术决策不能只停留在狭义的技术理性考虑上,而是要把理性、把客判思维扩展到技术层面之上、放到更广阔的社会、经济、政治层面来考察。换言之,伦理学、社会学,甚至历史学、哲学研究在社会决策层面上都要能够跟得上时代。如果科技的领先,不能辅之以人文的温度,这必然会对人类整体带来损伤

作为人类发展史上的重要分水岭,新冠已经深刻地改变了我们的思考方式、价值认同。生活的兵荒马乱、信仰的分崩离析、道德的无所适从,给予人类心灵慰藉的恐怕唯人文学科当仁不让,人文学科的实质是“人文精神”。人文学科是有别于“科学”的另一种文化

人文学科并不教人如何成功,而教人如何质疑成功。一个国家的进步也不仅体现在经济的发展,科技的进步,更体现在人文素养的提升以及社会治理的文明程度上。以善为美,这才是人之所以为人的要义。(本文首发钛媒体APP

①本站所有CMS源码、杰奇CMS模板、PTCMS源码模板、YGBOOK源码模板、帝国CMS源码模板等仅用于学习和交流,勿用于商业。
②本站资源有安装及使用文档,安装使用请自行探索,如您对购买的程序或是模板无法胜任安装工作,请点击付费安装。
③本站资源来源网络或者用户投稿,切勿私自传播于网络,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且仅供学习交流之用,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④如果资源失效或下载链接错误请联系站长。
蓝大富博客 » 文科生太多影响国家发展,是真相如此还是空穴来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