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法集资21.19亿,中兴前工会主席被判二十年,东窗事发前自杀未遂

非法集资21.19亿,中兴前工会主席被判二十年,东窗事发前自杀未遂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近日,裁判文书网披露的一份判决书显示,中兴通讯原工会主席何某梅犯集资诈骗罪、职务侵占罪等,非法募集资金21.19亿,未退还资金8.99亿元,被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二十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2000万元。

东窗事发前,何某梅曾服下50片安眠药,后自杀未遂。

非法集资21.19亿,中兴前工会主席被判二十年,东窗事发前自杀未遂

裁判文书网上判决

事件始末:涉嫌挪用资金,拒不配合调查

资料显示,何某梅出生于1970年,1998年入职中兴通讯公司,2012年3月任中兴通讯公司工会主席。工会下属有两家全资子公司,分别是中兴宜和公司和益和天成公司,何某梅担任上述两家公司的法人代表、董事长。2017年6月6日辞去中兴通讯公司工会主席职务。

“我受公司委托来报案,控告何某梅伙同季某涉嫌挪用资金犯罪、何某梅涉嫌职务侵占犯罪。”2017年6月底,中兴通讯公司委托公司法务唐某向警方报案。

唐某称,季某是2014年被派到宜和公司任财务总监。2017年,该公司在例行审计中,发现2015年3月至2016年12月期间,何某梅在没经过宜和公司董事会决议的情况下,指使季某以借款和投资的名义,擅自从该公司对公账户向个人(包括宜和公司员工和非员工)及与该公司没有业务往来的公司账户转款累计约3.99亿元。

经调查,2015年3月始,何某梅经过书面授权,向中兴通讯公司的员工募集资金进行理财。于是,何某梅就通过内部网站“中兴E家”电子商务平台,以个人名义发布理财产品信息。

何某梅鼓吹其拥有低风险、稳健收益的投资渠道,以高回报为诱饵,在天成公司上分26期向众多被害人募集资金。何某梅还通过自己的微信公众号、微信群、QQ群等途径发布集资信息。

天成公司被挪用的上述资金已经被归还,但借款流向和还款流向不一致。唐某称,何某梅一直不配合公司调查,说不清资金走向,于是便选择了报警。

质疑她的员工,被威胁开除

根据裁判文书,何某梅的同事之所以被吸引投资,来自超高比例的回报。

一位同事30万的本金,在3天后拿到了32.79万,3天收益率为9.3%,计算下来,年华收益率为4997786%,接近5万倍;另一同事投资10万元,14天就收到回款资金11.8万元,年化收益率达7383%。

然而,这种高回报的风险游戏很难持久。

被害人段某表示,2015年初,何某梅在公司内部网页和商城窗口刊登理财产品,说是她个人组织的,她有关系,认识很多专业理财人士,叫员工不用个人浪费精力去投资,由她统一组织,共同委托专业人士进行投资理财。

“她提过资金投向股市,但她说得很含糊,从不说理财产品的具体投向和标的,只说分三种,年收益10%左右。”在这期间,段某一共投了5笔(10万、15万、10万、5万、15万),前三笔收回了本金和利息。5万那笔只收到了4500元收益,本金没拿回。后来追加该基金投了15万,本息没拿回。

也有人质疑何某梅的理财行为。

何某梅却向质疑的员工表示,购买理财产品自愿,买了不要问东问西,她没时间回答。同时,何某梅也会大发雷霆,谩骂质疑员工是小人之心,威胁其要向上级反映,开除这些员工,还说她在社会上能量非常大,黑白两道都吃得开。她的一些粉丝也会参加对质疑员工的围攻。

 “理财”资金的走向

案发后,何某梅供述了资金的有关走向。

她从2015年3月份陆续安排季某调拨公司资金,主要用于四个方面:第一、通过借用他人的股票账户(由我本人控制)直接在二级市场购买股票;第二、向基金公司购买信托理财产品;第三、支付向利某购买房地产项目的款项;第四、归还部分员工理财款项。

同时,据何某梅供述称,从2015年1月到2017年4月,其一共收到4、5千名员工的投资款大概13亿元,已经还了4亿元,还有9个多亿没退还员工。

其中,员工理财款项主要用于以下几部分:

第一、投资地产。2016年投入深圳市龙岗区横岗的阿波罗工业厂房项目2.5亿元人民币,后来将这笔投资转到了业主利某在广州南沙的商业街项目,分别于2017年5月、6月以此项目房产抵押从利某处拿回1.2亿元和1.05亿元,共计2.25亿元,都用于退还员工的理财款;

第二、海外投资。2015年转了1亿元人民币给利某投资海外项目,不清楚具体内容,得知已经亏完;

第三、投资股票,大概投入3个亿,亏了5000万,还有2.5个亿;

第四、投资基金,2015年通过天津民晟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投资基金4亿元,亏了2亿元,拿回来的都已退还给员工。

此外,何某梅表示,她记不得有无将员工投资理财的资金用于偿还个人借款、购买珠宝或借用他人。

据何某梅称,如今,她剩余的资产只有股票账户上的资产,大概还有2.5个亿,然而,其需要退还员工的资金还有8.99亿,也就是面临6.5亿的资金缺口。

案发后,中兴通讯公司全部垫付了未清退的资金。

去年4月,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于作出判决,认定被告人何某梅犯集资诈骗罪、挪用资金罪,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二十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2000万元。

此外,涉案人员中,工会干事胡某因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挪用资金罪,被判有期徒刑六年;中兴宜和公司财务总监季某犯挪用资金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益和天成公司商贸服务部副部长王某梅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

裁判文书显示,此后胡某、王某梅提出上诉,何某梅和季某未提出上诉。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21年1月20日作出终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钛媒体APP编辑陶淘综合自红星新闻、每日经济新闻、腾讯网)

①本站所有CMS源码、杰奇CMS模板、PTCMS源码模板、YGBOOK源码模板、帝国CMS源码模板等仅用于学习和交流,勿用于商业。
②本站资源有安装及使用文档,安装使用请自行探索,如您对购买的程序或是模板无法胜任安装工作,请点击付费安装。
③本站资源来源网络或者用户投稿,切勿私自传播于网络,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且仅供学习交流之用,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④如果资源失效或下载链接错误请联系站长。
蓝大富博客 » 非法集资21.19亿,中兴前工会主席被判二十年,东窗事发前自杀未遂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