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增一笔3亿元执行标的,王中磊、王中军的债务雪上加霜

又增一笔3亿元执行标的,王中磊、王中军的债务雪上加霜

5月10日晚,华谊兄弟晚间发布公告,就媒体日前曝光的实控人被法院强制执行3亿作出回应:

华谊兄弟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 通过媒体关注到公司实际控制人王忠军、王忠磊及其控制的华谊兄弟(天津)投资有限公司被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为304,464,544元,案号为(2021)京02执679号。

经公司与实际控制人了解情况获悉,该款项源于实际控制人的个人投资事项,与上市公司不产生关联。实际控制人目前尚未收到法院送达的具体文书。目前实际控制人正在与相关方沟通协商解决方案。截至本公告披露日,实际控制人不存在所持上市公司股份被司法冻结的情形。

又增一笔3亿元执行标的,王中磊、王中军的债务雪上加霜

风险提示

又增一笔3亿元执行标的,王中磊、王中军的债务雪上加霜

被执行3亿标的

天眼查数据显示,5月7日,华谊兄弟(天津)投资有限公司新增一条被执行人信息,即该执行标的3亿元人民币。

事实上,就在此前的4月27日,王中军还因23万元欠款而被限制消费。不过华谊回应称“相关公司不存在有能力但拒不履行的情形,是由双方信息沟通不充分不及时而产生的误解。目前问题已消除,相关消费限制令解除中。”

钛媒体查询公开信息后发现,5月7日涉及3亿元标的的华谊兄弟(天津)投资有限公司,其股权架构为王中军持股70%,王中磊持股30%,王中军为企业的实际控制人,该公司背后确实未涉及上市公司华谊兄弟的关联股份。因此,对于上市公司业绩应该不会构成直接影响。

又增一笔3亿元执行标的,王中磊、王中军的债务雪上加霜

股权结构

然而,对于今不如昔的王中磊、王中军兄弟来说,3亿元的一笔执行标的,早已不再是九牛一毛。横亘在二人电影梦前的,是上市公司和非上市公司都存在的长期亏损和债务压力。

亏损与债务压力

王中军王中磊曾在娱乐圈风头无两。在大陆影视行业野蛮生长的十年,影视作品的短周期、高回报特点,使早期入局的华谊赶上了第一拨影视红利。

2009年,华谊兄弟通过证监会创业板审核,成为了国内首家上市发行的娱乐股票,也为其融资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上市当年,公司实现的营业收入为6.04亿元、净利润0.85亿元,到2015年,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分别达到38.74亿元、9.76亿元,6年间分别增长了5.41倍、10.48倍。

然而,从2016年开始,华谊兄弟经营业绩显著下滑,2018年至2020年连续三年巨额亏损,合计亏损61.95亿元。

又增一笔3亿元执行标的,王中磊、王中军的债务雪上加霜

华谊兄弟近三年业绩

为了挽救危在旦夕的公司命运,王中军、王中磊二人曾经使出了浑身解数。

2019年,王中军通过卖画、卖房求存。

2020年,在疫情的影响之下,华谊陷入了更深的资金泥潭。不过,华谊通过多次股权质押、定向增发等试图渡过难关:

去年1月,民生银行给予华谊兄弟5亿元贷款展期一年;4月,华谊通过定增,从阿里影业、腾讯、象山大成天下手中募得23亿;7月底,招行又授信华谊兄弟15亿元用于覆盖至2023年的30部影片的开发。

今年的一季报显示,尽管华谊兄弟在报告期内有《温暖的抱抱》《侍神令》《你好,李焕英》等主控、参投的作品上映,但由于《你好,李焕英》属于联合出品方,收益有限,其一季度虽较去年同期大幅增长,但依旧亏损0.71亿元。

一季报还提到,公司货币资金6.44亿元,短期借款19.15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0.46亿元、长期借款11.71亿元、应付债券2.22亿元,长短期债务合计为33.54亿元

由此可见,上市公司华谊兄弟依旧面临重重的资金压力,华谊兄弟(天津)投资有限公司新增的被执行人信息,可谓是雪上加霜。

过多投资明星公司、实景娱乐回本周期长

提起近年来华谊兄弟的沉浮,人们总会想到范冰冰阴阳合同事件。

事实上,范冰冰曾是华谊兄弟的签约艺人,在出现阴阳合同事件时,范冰冰与华谊兄弟已脱离直接关系,成立自己的工作室,但其与华谊一直都还有影视方面的合作。华谊兄弟受范冰冰税务事件本身影响而股价暴跌,看似是不符合逻辑的。

然而,华谊兄弟公司受明星税务政策变动影响而出现业绩重创和行业预期的下滑,从另一方面来看,也处于情理之中。

2015年10月,华谊以7.56亿元溢价收购了浙江东阳浩瀚影视娱乐公司70%的股权,彼时,该公司仅成立1天,注册资本1000万元,是典型的“空壳公司”。

无独有偶,华谊兄弟也曾支付现金2.52亿元向成立才三个月的浙江常升收购70%股权,这也是一次超高溢价交易,溢价率接近36倍。

华谊花费高昂代价收购这些空壳公司的背后,是瞄准了这些公司幕后的操盘手——著名导演、演员李晨、冯绍峰、Angelababy、杜淳、张国立等等。公司与名导演、名演员的绑定,也就意味着未来在拍片上的紧密合作、资源上的互通有无,还有,更重要的是资金上的利益捆绑。

上述收购签署了业绩对赌协议,但最终仍然有不少业绩爽约。

如2016年,浙江常升承诺净利润3779.5万元,实际为2500.13万元;东阳美拉,2018年只完成6501.5万元业绩,冯小刚补偿6821万元,2020年只有552.38万元业绩,比承诺数少1.75亿元,冯小刚需用现金补偿。

这些标的业绩的爽约带来的是商誉等资产大幅的减值,也将华谊推入了难以估量的资金困境。

毕竟,明星薪酬的降低和税收管理的规范化,便意味着这些被华谊收购了的子公司收入的减少。华谊将公司过高押注于明星,可谓是高风险的一步棋。

除此之外,华谊兄弟近年来被诟病的另一个问题,在于其不安于主营业务的野心。

华谊兄弟的实景娱乐相关业务在2016年前后拉开序幕。王忠军曾表示:“华谊兄弟不只是一家电影公司,迪士尼才是榜样。”其寄希望于将华谊的影视作品结合地方特色文化,打造成为影视文旅实景项目,电影小镇为这一模式的体现形式之一。

虽然迪士尼除电影之外的主题公园、衍生品业务等内容能占到营收中的七成,在电影之外发展其他多元化业务不失为一种抗风险的方式,但是实景娱乐的高投入、加上投资成本十年以上的长周期回本的特点,对华谊本就艰难的现金流更平添了负重。

2018年8月,华谊兄弟电影世界(苏州)开业,投资总额35亿元;2018年12月,华谊兄弟电影小镇(长沙)也对外开放,项目总投资超30亿元。

从财务数据上看,2018年公司品牌授权及实景娱乐部分营收仅为1.5亿元,占收入比重3.84%,同比减少42%。于是,华谊不得不重新将业务重心转向了电影。
又增一笔3亿元执行标的,王中磊、王中军的债务雪上加霜

2017、2018年实景业务营收比

然而,正如前述所提及的,即便华谊将营业重心聚焦在了电影上,早已布局多年的“明星驱动式IP”,依然使之与诸多圈内人成为了绑在一根绳上的蚂蚱,导致了如今回血极为辛苦的局面。

不过,幸好,去年年底证监会出台的退市新规显示,亏损达3年不再必然导致公司暂停上市,连续两年营业收入只需有一年过亿便可继续上市;这成为了家大业大的华谊兄弟在股市上求存的救命稻草。

尽管如今,王氏兄弟二人的私人财产和个人投资公司估值可能均在缩水,但至少上市公司华谊兄弟还能在二级市场上寻找逆风翻盘的可能。(本文首发钛媒体App)

①本站所有CMS源码、杰奇CMS模板、PTCMS源码模板、YGBOOK源码模板、帝国CMS源码模板等仅用于学习和交流,勿用于商业。
②本站资源有安装及使用文档,安装使用请自行探索,如您对购买的程序或是模板无法胜任安装工作,请点击付费安装。
③本站资源来源网络或者用户投稿,切勿私自传播于网络,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且仅供学习交流之用,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④如果资源失效或下载链接错误请联系站长。
蓝大富博客 » 又增一笔3亿元执行标的,王中磊、王中军的债务雪上加霜

发表评论